第1254章 他的离开是为了保护他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第1254章 他的离开是为了保护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砰——”射偏的子弹落在苏岚脑门之上的沙发靠背。

  吓得缩了一下脖子的苏岚,将身子紧靠在靠背跟坐垫之间的缝隙里,捂着嘴巴发出惊恐的低沉叫声,“啊……”

  富升忙过去拉开劲彪,“阿彪,这件事,他自会处理,你别跟着掺和!”

  “你沈东明是我劲彪的兄弟,这个贱人,他害我兄弟,害了我们所有的人,我们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一切,全因为这个贱人都要送给覃老五了,她是活下来了,可董事会一过,咱们谁还能活着,都是这个贱人,是她害了我们!”恼怒的劲彪,不断挣扎还想过去教训苏岚。

  “够了,你下去!”沈东明挥手让富升把人带走。

  被富升连抱带拖离开的劲彪,走的时候还不断高声痛骂苏岚。

  “贱人,是你害了我们,都是你害了我们,我不会放过你的!”

  “碰——”

  随着一声关门声过后,客厅里逐渐安静下来。

  从沙发爬起身的苏岚,一改之前慌张的样子,起身就去拿自己掉在地上的匕首。

  捡起匕首的苏岚又一次准备刺向沈东明,“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放了你,是你害了我,害了我的儿子,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沈东明没有后退半步,在匕首刺过来时,单手握住刺向自己的匕首。

  苏岚使劲往前一步,被利刃滑破的伤口就随之加深。

  鲜血顺着匕首和手腕滴落在地上,很快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双眼含着泪水的苏岚,看着对面这张脸,想起自己忍辱负重终究换来的只有一场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的苏岚,说话时,嘴角随着眼眶的泪水在颤抖,“你明知道,我受尽了屈辱,在你身边是为了养精蓄锐报复董雅宁,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希望,你怎么可以让我一直活在痛苦之中,你怎么能害死我儿子,沈东明,我恨你……”

  面对她的质问,沈东明没有一句解释,而是将自己带来的文件袋举起,“我现在还你自由,你把这份离婚协议签了,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你,你要放了我?”不敢相信的苏岚,就连手上的力道也跟着放松。

  沈东明用力握住匕首,将匕首从苏岚手上拿走,把离婚协议丢到桌上,再从口袋拿出笔丢过去。

  明明不相信沈东明会那么好心,可苏岚太想离开这个毁掉自己一切希望的恶魔身边,掉头就冲到桌上,以最快的速度拆开文件袋,取出里面的东西。

  因为情绪激动和紧张,颤抖的手抓不住纸张,好几次连翻数页。

  花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才把这份离婚协议看完。

  在苏岚迫不及待签字生怕他反悔的时候,将匕首丢到地上的沈东明回头把律师叫了进来。

  进来的律师看到沈东明手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忍不住暗暗压力口气,生怕沈东明拖延下去会发生休克问题,赶紧把事情处理好。

  手续办好的苏岚,回头看着坐在沙发的沈东明,“沈东明,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感激你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这个害死我儿子,害我不能报仇的杀人凶手,只要我苏岚,还能活一日,我就不会放过你!”

  “你已经不是我沈东明的妻子了,你没有资格站在这个地方,再不走,我就要叫人了!”恐怕,再耽搁下去,没等劲彪出手,老夫人的人就过来了。

  为了报仇她只能先走,等她离开了这个地方,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回来复仇,一定要让沈东明一命偿一命。

  在苏岚走向沈东明时,担心的律师起身看着沈东明那边。

  来到沈东明面前的苏岚,低头看着坐在沙发的人,咬牙切齿,每一个字都是她压制住怒火从牙缝挤出来的,“你以为我想留在你身边,要不是为了报仇,我怎么会忍辱偷生,在你身边的每时每刻,我都觉得恶心,那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噩梦和耻辱!”

  看着苏岚披头散发,眼里燃起的恨意跟怒火,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一时间,无话可说的沈东明,别过脸看着丢在血泊中的匕首,“……”

  “你这个恶魔,杀人凶手,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实在是看不过去的律师,过来后,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苏女士,请你马上离开!”

  “哼!”

  害怕自己再留下来会遭来沈东明的迫害,苏岚掉头就跑了。

  把劲彪安顿好后,担心沈东明的富升,进去时正好跟出来的苏岚撞上了。

  苏岚还以为沈东明出尔反尔让富升在门口拦她,惊慌的苏岚将人推开后,拔腿继续往前跑。

  直到她跑到精疲力尽,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摔在地上时,苏岚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一个连她都不认识的公路边,四周都是陌生的,只有来往的路人跟车辆,并没有熟悉的面孔,更无沈东明的手下。

  有路过的人看到苏岚摔下,想过去搀扶,还没走到苏岚旁边,瘫坐在地的苏岚就起身走了。

  不,沈东明绝对不可能会放过她,一定是在使什么计谋,她一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再联系娘家那边找人帮自己报仇。

  一辆尾随苏岚的轿车,在一个路口拐弯离开后,车上的人马上回去给老夫人汇报消息。

  不便去医院包扎伤口,担心引起什么传闻,只能由富升亲自动手给沈东明缝合伤口。

  伤口处理好后,回到沈宅,姜尤珍给沈东明换下了身上沾了血的衣服,从房间出来时,见富升进去,姜尤珍给富升让了一条路。

  进来的富升,给沈东明挂了一瓶点滴。

  靠着两个枕头,闭着眼睛在休息的沈东明,脸色苍白,手轻轻拍着身上的被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又难以说出口。

  “晚些,我让尤珍去纪公馆那边给老夫人传个话,只是……”私下无人,再加上是现在这么个情况,富升也不用再顾及什么称呼不称呼了,“我担心老夫人不会同意你这么做,老夫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苏岚留不得啊,你把人给放了,只会让老夫人更恼,老夫人能为了纪家的颜面跟影响不提董雅宁纪心雨那些事情,怎么会任由苏岚在外面抹黑纪家。”

  心里有事,难以入眠的沈东明,睁开眼看着旁边为了自己的事情伤神的富升,“我跟她已经离婚了,往后,她是死是活,都与我再无关系。”

  董事会不久之后就要召开了,可沈东明眼下受了伤,元气大伤,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还真是多灾多难,富升叹了口气,“你就休息吧,外面的事情暂时就不要管了,有什么就吩咐我,你还有什么要吩咐尤珍的,我替你转达?”

  沈东明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沉默了数分钟后,仅回了五个字,“按原话转达。”

  “好,我知道了,那我先去办这件事。”

  起身的富升,刚要离开就被叫住。

  富升坐回原位,问了句,“还有什么事?”

  他料定,老夫人不会放过苏岚,大局已定,他再留在景城也无益,先回去,给一些事情拖延时间,二者,他也不想看到苏岚死在自己面前,“明天一早七点的飞机回去。”

  “明天?”怎么回去的那么突然,“不可,留在景城多一日,就多能想一条出路,不能那么快回去。”

  “那些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主意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早些回去,姜轶洋也少了一份危险。

  “好。”他该坚定自己对沈东明的信心,“我现在就吩咐下去收拾东西回去,阿呈跟纪优阳那边……”

  “只有我们回去。”

  什么叫只有我们?

  沈东明会放过纪优阳,也许是因为跟苏岚离婚,被老夫人说动了,不再追究纪家其他人的责任,可沈呈怎么能不回去,“阿呈他不能不回,他要跟我们共进退,没了他,我们……”

  沈东明伸手打断富升的话,“我的那个计划,将会让覃老五什么都得不到,他覃老五必定会恼羞成怒,为了给其他人一个交待肯定会对我们斩尽杀绝泄恨。当初,那一场厮杀,大哥就是因为败落,所以才惨遭杀害被瓜分了势力,难道你还不清楚,我们回去要面临的是什么?”

  “哎。”沈东明怎么能不说清楚,他还以为沈东明这个计划,就算是不能继续做董事长,至少能保住性命。

  看到富升又在叹息,沈东明笑着问了句,“你怕了?”

  “我要怕,我现在早跑了,我跟阿彪,还有尤珍,我们都不是鼠辈之徒,那种畏畏缩缩的行为不是大丈夫之举,只是东明,我……”哎,当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是不是要留下一些人保护姜轶洋?”

  从别墅回来后,感觉自己一下虚弱了不少,这会,沈东明连说话都觉得费力,挥了挥手,“只有我们回去,老五才不会对他下手,阿升,是我对不起你,到老了,没能让你享……”

  他不是个动不动就掉眼泪的人,可沈东明的话,却让他红了眼眶,富升笑着也跟着挥了挥手,“大家兄弟几十年了,说这些干什么,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为了能保住他,别说是明天回去了,就算是现在回去,我也没有二话,你就放心吧,当年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

  沈东明长叹一口气后,落下的手,拍了拍富升的手背,“沈呈,不能跟我们走,我对他另有计划,我不会让我们几个白白死的。”

  “沈呈不跟我们回去,会不会引起老五的怀疑,我担心……”

  “老五要的是我,不是沈呈,好了。”沈东明挥手,让富升将耳朵凑过去。

  房间里的谈话声,越变越小。

  站在门口,听不见的姜尤珍抱着手上的衣服,转身离去。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https://new.lnwow.co/Read/5976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