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8章 真是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别闹,薄先生!第2088章 真是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看,我这人就是这么坏。把你的真心真意踩在脚下真的很过分是不是所以,你还要对我感到抱歉吗”

  季情咬着唇,一脸的倔强,但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满脸。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嗯,我知道。所以你不必觉得自责。”

  声音虽然冷硬,但是话听起来却还是让人有些错觉。

  可以谈得上是一种安慰了。

  可是她姬凤眠,怎么可能开口安慰人

  果然,姬凤眠勾着唇,退后一步,垂眸看了一眼地上被踩得细碎的花瓣,轻声冷笑。

  “不过你真的该好好想想,有时候你的自责,对别人来说,也许真的只是一种困扰。”

  对于她的话,季情在伤心委屈之余,更多的是不解。

  姬凤眠眸中闪过不耐,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楚博扬朝着她走近两步,“在你提醒教育别人之前,为什么不先自省一下你自己存在的问题让周围的人惧怕你,排斥你,甚至发生了事情第一个怀疑的人还是你,你就真的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呢”

  姬凤眠的视线从地上的残渣上抬起,缓缓放到楚博扬的脸上。

  一双眸子依然带着笑意,却没有一丝温度。

  “为什么呢大概是我觉得自己特立独行格外有优越感,所以从来没觉得我自己有什么好自省的吧。”

  她唇角的弧度越发的明显,微微点着头,盯着楚博扬笑道“嗯别人惧怕我,排斥我,甚至发生了事情第一个怀疑的人还是我,这些听起来似乎全是我的错。”

  她的话,让楚博扬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抿了抿唇,他又开口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早点意识到这些,对你百利无一害我是担心你再继续这样下去”

  “哦我这种情况多久了呢要说早点儿让我意识到,昨天干什么了前天干什么了上个月,去年这不该是更早,为什么偏偏要等到今天等到,我把你家情妹妹欺负的这么委屈的时候来提醒我”

  她扫了一眼季情,心中真的冷笑连连,“合着,这次我还得好好感谢感谢季情同学,没有她凑上来让我欺负,我还真得不到你楚博扬诚心诚意的提醒和忠告。”

  说着,她突然朝着季情的方向迈了一步。

  楚博扬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顿住,微仰着下巴看着他。

  两个人年纪相同,但是在身高上,她到底还是不如他。

  楚博扬一脸防备地看着她,“姬凤眠,你太偏执了,季情还小”

  “她小,难道我大到能当她妈了不成”

  楚博扬深吸了一口气,“你说话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咄咄逼人我了解你对很多事情都很通透,季情比不得你”

  “比不得我心眼儿多。”

  姬凤眠抢断了楚博扬的话,云淡风轻的笑冷的瘆人。

  “相同的话不用说太多次,就如你所说,我有些事情还是很通透的。”

  “姬凤眠”

  “放心,有你在,我还能把你的情妹妹怎么样呢我还能打得过你不成这点儿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楚博扬蹙眉,“我不会打你”

  姬凤眠静静看了他一会儿,“谁知道呢也许哪天你的情妹妹真被我欺负的很了,你想杀死我的心都有呢。”

  楚博扬脸色更加难看。

  然而姬凤眠却深吸了一口气,冷漠的收回视线,走到餐桌旁,拿起了刚刚的背包、

  “不过你还是放一百个心,我没有那么大的恶趣味,还要专门回来欺负她。”

  她将背包单挎在肩膀上,站在了楚博扬的身边,视线看了一会儿季情,又看向楚博扬,良久才扯了扯唇。

  “所以,你大概没有机会想要杀死我了。”

  话音落下,她便抬起脚朝着餐厅门口走去。

  她的话,让楚博扬愣住,整个餐厅格外安静。

  楚叔站在门口,姿态恭敬地等着她。

  园长也回神,连忙开口道

  “忘了跟大家说,今天是姬凤眠同学在我们合十福利院的最后一天,来,我们大家一起恭喜姬凤眠同学出园,从今以后,她便有属于她自己的家了,希望她以后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除了几个老师,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稀稀拉拉的掌声听起来实在有些惨淡。

  但是姬凤眠却完全没有在意,纤细瘦小的身影走到门口,楚叔紧跟在她的身后,无形中透着恭敬。

  “啊姬凤眠要走了”

  “哦,刚刚院长说了,而且看她那样子,是真的要走了。”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是在等我们给她庆祝完生日才离开吗”

  “那她还是挺好的,不然我们今年就吃不上这么好吃的蛋糕了、”

  “不过她走了也好,以后不用害怕她了。”

  “可是我们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蛋糕了。”

  “她是今天生气了才走的,还是以前就打算要离开”

  “唔不知道”

  叶菁芸追了出去,抓着姬凤眠的书包,轻声道“风眠,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能不见就不要见,对你我都不好。”

  叶菁芸咬着唇,“你真的就这么走你之前说过,楚博扬是你在这里唯一算的上朋友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离开”

  姬凤眠扯回了自己的背包,头也不回。

  “我觉得他应该高兴才是,终于没人不识好歹地把他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最主要的是,没有人会再欺负他的情妹妹了。”

  叶菁芸站在门口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对姬凤眠满是崇拜。

  从头到尾,都是如此。

  她喜欢她身上那种那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清冷矜贵的气质。

  喜欢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喜欢她目中无人,无所畏惧的样子。

  她的所有,她喜欢,确切的来说,是崇拜。

  她想成为她那样的人

  我行我素,处处散发着唯我独尊的自信。

  楚博扬在原地愣了好久好久,才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抬脚便追了出来。

  楚叔站在车门前,扶着车门,看着姬凤眠上了车。

  “姬凤眠”

  楚博扬喊出声,声音里带着前所未有的愤怒,或许是其他情绪。

  姬凤眠自己系好安全带,冷冷扫了他一眼。

  楚叔要关门,结果却被楚博扬用力抓住。

  姬凤眠侧头看他,“怎么觉得你的情妹妹受了委屈心里不平衡想要跟我把账算清吗”

  楚博扬用力看着她,“为什么离开是因为这次我把你的生日告诉了季情,还是说,是因为上次,我误会了你的事情”

  姬凤眠深吸了一口气,靠在座椅上侧头睇了他一会儿,耸了耸眉。

  “都有吧,觉得在这里挺没劲的。”

  说着,她顿了一下,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唇,“你说我在这孤儿院也待了几年,有时候也不能理解这一身的矫情劲儿都是哪儿来的只要一想到自己受点儿冤枉,就觉得那种被侮辱的感觉铺天盖地的让我浑身上下都难受。尤其是看到你跟季情,更是觉得恶心。”

  楚博扬抓着车门的手僵了一下,却是捏的更紧。

  “你从上个月就想着要离开了是不是”

  姬凤眠盯着他,脸上的笑一点点敛了起来,不减分毫。

  “可能吧。问这些有什么意义高兴就笑出来嘛,再也没有人欺负你的情妹妹,也没人在你面前耍心眼儿脏你的眼了,多好”

  “你”

  “如果替季情打抱不平,那就赶紧的,如果你不动手,那就让开”

  姬凤眠的脸色猛然冷了下来,声音也冷的没有任何波澜,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

  “我说了,我不会打你。”

  她到底为什么一直要以为,他会为了季情对她动手。

  “既然不打,那以后你也不会有机会了。楚叔,关门。”

  闻言,楚叔应了一声,弯身想要拿走楚博扬的手,结果却怎么都掰不开。”

  “姬凤眠,我前几天跟你道过谦,你也接受了。”

  “不是接受了是觉得无所谓了。因为我想不明白不原谅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主要还是觉得,的确挺没意思的。不知道我后来一直死磕在这里,到底是为什么。”

  楚博扬的眸子闪了闪。

  沉默了一会儿,姬凤眠再次转头,视线却落在了楚博扬身后的季情身上,“院子里那坛百合花,楚博扬给我的道歉礼物,你应该更喜欢才是,我对他们没什么太大的兴趣,送给你了。”

  季情张了张嘴,没来得及说话,姬凤眠已经收回视线。

  抬起脚冷不丁踢到了楚博扬的手腕儿上,在他吃痛的时候,迅速将车门关了。

  “嘭”地一声。

  楚博扬反应过来,想要再去拉车门,却听到里面落锁的声音。

  他咬紧了牙根,用力拍打着车窗,“姬凤眠”

  楚叔看了他一眼,无奈地摇摇头,径自上了车。

  一直到车子启动,离开,无论楚博扬如何拍打车窗,姬凤眠的视线都没再有分毫偏移。

  楚博扬甚至追着车子跑了很远,结果只能站在路中央,看着载着姬凤眠的车子越来越远。

  楚叔的视线从后视镜上收回,叹了一口气,“大小姐,都是小孩子,你觉得他懂得再多,可到底还是有限的左右不过十年,真正记事也才四五年的时间,你别对他有太大的期望,就算是我这个年纪,也不保证能八面玲珑”

  “我知道。既然他做不到八面玲珑,那我就离开他,只有一个季情,也省的他八面玲珑了,给他减少点儿麻烦。”

  她轻笑了一声,“我不也是个孩子么矫情点儿,心情不爽,看他们不顺眼,怎么就说不过去了”

  虽说口口声声把楚博扬说成是个孩子,但是姬凤眠的谈吐,这么小的年纪,他就有点儿招架不住,如果是楚博扬那个孩子的话,他想,也许不能真的把他当成一个十岁的孩子看。

  姬凤眠走了,孤儿院还是那个模样。

  下午的课照常开始,楚博扬没有去上课,站在花坛旁,看着那一坛百合花的幼苗,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始终没有松下来。

  良久,他的视线又掠过旁边,刚刚被剪掉,只剩下光秃秃一片的蒜苗,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

  “不是接受了,是觉得无所谓了。”

  “挺没意思的。”

  “你应该更喜欢送给你了。”

  “”

  今天中午,姬凤眠说了太多话,每一句话都带着刺,就算是牛角尖,歪理,极端,却全都不偏不倚戳在他的心上,不想在意都难。

  她真的是厉害,刻意重伤,百发百中。

  可就算是这样,她觉得痛快,她说就是。

  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从未想过,姬凤眠有一天会突然从他身边离开。

  还是以这种方式,好像一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一样。

  不愧是姬凤眠,做事是真的冰冷又绝情的令人发指。

  看看那一坛光秃秃的蒜苗,再看看眼下这一坛长的正好的百合花幼苗,他突然冷笑了一声。

  怪不得那个时候他送给她百合花的种子,她说周期太长了,没那么多时间和耐心。

  怪不得她种了一坛蒜苗,一个月之内还能吃上两次。

  原来她那个时候说不接受,是真的没有接受他的道歉。

  可笑他这几天放下所有的计划,整天抱着那些植物栽培技术的书,一本又一本的看,只为了在不合适的季节里种出最好的花给她

  从头到尾,她压根儿就没打算想过要它们。

  脑海里闪过姬凤眠耍弄他的念头,她离开前那张明明稚嫩却决绝的脸也同时涌进来。

  不知是愤怒,还是被毫无预兆抛弃的无措和不甘,让他突然上前,将那些百合花的幼苗拔了出来。

  “博扬哥”

  季情一直躲在角落里看着他,看到他的举动,苍白着脸跑出来,抱住了他的胳膊。

  “对不起博扬哥,我当初真的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想着送她礼物,却都是我的错,害的眠姐姐那么生气”

  楚博扬看了她一眼,“是我的错。”

  “我不该把她的生日告诉你。”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那一把幼苗,转身坐了下来。

  “其实她说的对,她不喜欢一个人,就算你做的再多,她也不可能喜欢你”

  这才是她姬凤眠。

  票票决定你们有多开心。div

别闹,薄先生! https://new.lnwow.co/Read/600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