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崩坏神话第五百零一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话说那齐天道人将悟道之身留在了花果山休养生息,让他尽快恢复到巅峰状态,自己则要入世闯出点名气来,然后投奔主公,才能得到重用。

  得到了无支祁肉身,化出悟道一身来,就只差将六耳猕猴斩杀了,只不过,这六耳猕猴现在不知道所在何处,不知道出生了没有,或者是已经被如来控制在了手里。

  如来此人,野心勃勃,算计的功夫也是不差,悟空纵然知道前世今生,也没有完全把握能够对付他,而今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强大自己的实力。

  “嗯?吞龙碑这是怎么了?”齐天道人忽然感觉到了吞龙碑发出一股股波动,这股波动指向了南方,悟空在被擒上天去的时候已经将吞龙碑和第三元神都交给了他。

  中古大战爆发在了北海的战神秘界,但是却不是终结,后面还有一场战斗,是爆发在了南海的。

  北海有一处北冥,南海,则有一处归墟。归墟者,天下海水汇聚之地也,乃是四海的海眼,神秘莫测。

  吞龙碑的来历神秘,是天降符文,被夏朝人皇所得,然后命名道术高手和能工巧匠,将这些符文刻录在了上面,被命名为“夏朝龙印”,一直放在皇城之中,镇压气运,后来夏桀失德,吞龙碑便自行飞走了。这上面的每一个字都高深莫测,就连学究天人的孔夫子都只能研究出其中的只言片语。

  齐天道人感受到了夏朝龙印的这股波动,似乎是在指引他往南海方向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莫非南海也有一处上古秘界?那里爆发了上古大战,吞龙碑在指引我前去?”齐天道人心中暗忖。

  吞龙碑并非活物,但是却可以看穿一些东西的来历,比如他自己,吞龙碑甚至道出了他是因为往生宝盒逆转了时空而活过来的,还有桃夭的来历,乃是得了天地间第一道七彩神光而成。

  他倒是很想找到须菩提,拿着吞龙碑对须菩提一扫,看能不能看得出来须菩提的本来面目。

  齐天道人喃喃道:“那就到南海去走一遭,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也不入南蟾部洲,直接就奔南海而去,反正现在到东汉末年还有一段时间,对凡人来说,几乎是两辈子的时间了。仙道中人都是长生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概念,或许凡人的一生,只不过是陈抟老祖的一场春秋大梦罢了。

  齐天道人一路飞行,到了南海来,没有停留,往吞龙碑发出波动指示的方向行去。

  他飞过南海上空,一路前行,总算到了南龙余脉来,南龙起于南蟾部洲的峨眉山,然后止于南海的归墟。

  齐天道人有伏羲的术数之道在身,四处一看,推演一下八卦,立刻就看出来了南龙余脉的走向,找到了归墟。

  归墟现在还没有显露出来,它会在偶然间出现,然后吸纳四海之水,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进去的人,没有出来过的。

  到了这里,吞龙碑的反应更加剧烈了,一股股波动散发出来,齐天道人把它拿了出来,化作一尺来高,托在手上。

  “南海归墟,四海之海眼,吸纳天下所有海水,为南龙余脉的结点。”吞龙碑扫了一眼归墟所在的地方,然后道出它的来历,不过这都是世人知道的,说来也不过是废话而已。

  齐天道人心中暗道:“不知道这南海归墟里又有什么宝贝,吞龙碑非得指引我到这里来呢?”

  于是,在海面上变了个法术,变出一大块浮冰来,就盘坐在了上面去,静静打坐,等待归墟打开。

  而今的佛道争端暂且告了一段落,因为悟空被如来所压,天庭又开始了重建,玉帝这一次面皮被打得那叫一个疼。

  齐天道人轻轻摩挲着方吞龙碑,心里想着归墟里面到底是有什么在指引他前来?难道是那一口神秘的棺材,桃夭的父亲吗?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躲在棺材里,来无影去无踪的,就算是三清都对此讳莫如深。

  “哗啦啦!”

  到了夜晚,平静的海面开始掀起了波澜,一道道狂风巨浪,就算是巨大的楼船都会被掀翻在这里。

  齐天道人从浮冰上飞了起来,大自然的灾害已经无法对这些仙道中人产生影响了。

  只见那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千丈宽的海眼,海水不断被吸进去,里面深不见底,吞龙碑就震动得更加剧烈了。

  齐天道人施了个遁术,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但刚一进入海眼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这股恐怖的吸力!

  这股吸力并不是顺着同一个方向的,而是四面八方的,庞大的吸力让他几乎要被撕裂了一般,好像是被几条狂龙扯住了手脚,往不同的方向拉去。

  “糟糕,计算失误了,没有想到这海眼里的吸力竟然会这么大,就算是本尊来,肉身也得被撕裂!”齐天道人心中暗叫,肉身已经开始出现了血迹,从毛孔当中渗透出来。

  这归墟能收纳四海之水,自然是非同小可,这一下吸入进去,直把齐天道人的肉身都要撕裂了一般。

  “如是我闻!彼佛光明无量,照彻十方,是故号阿弥陀。”齐天道人勉强捏个法印,将那运转开来。

  只见一道道金光闪烁,他眉心凝结出一颗金色的舍利来,这颗舍利发出道道佛光,化作一尊大佛起在他的身后。

  这尊大佛面带微笑,手捏拈花诀,悲悯天人,不动如山,脑后有三轮光圈,一圈代表了大智慧,一圈代表的乃是大毅力,一圈代表的乃是大慈悲!这是阿弥陀佛的法身,修持与佛门的法门一般无二,也是要打坐观想,这观想出来的便是阿弥陀佛了。

  “阿弥陀佛!”

  齐天道人双手合十,缓缓念了一声,虔诚无比。这佛陀微笑着,把双手落了下来,将齐天道人笼罩在了手心里。

  却说那如来在灵山大殿上猛然一怔,大惊道:“我听到有人在念‘阿弥陀佛’而非是‘南无阿弥陀佛’。到底是谁?竟然不尊崇我的意愿,反倒去拜阿弥陀佛?”

  如来号“南无阿弥陀佛”,并非由接引道人所化的阿弥陀佛,接引道人一开始是唤作接引佛,接引四方的有缘人进入佛门,而后佛门壮大,才改为“阿弥陀”的。但是而今,佛门教徒却只知有南无阿弥陀佛,而不知有阿弥陀佛。西牛贺洲多少人?一人一天念上几句,那就是颇为庞大的香火愿力了!

  “迦叶、阿难,你们两人去给我查,看到底是谁提及了‘阿弥陀佛’,找到后,速速把他擒拿,如若抵抗,可直接斩杀!”如来沉静下来,冷冷说道。

  迦叶拜道:“弟子遵命!”

  “遵命!”阿难也拜了下来,说道。

  两位尊者领了如来命令,出了大雄宝殿,下了灵山,去查到底是谁提及了“阿弥陀佛”,自中古一战结束后,这个名字便成为了佛教的禁忌,无人敢提及。

  如来喃喃道:“莫非是他的出世了?那传承者究竟是谁呢?”

  却说齐天道人在那归墟海眼中被乱流卷住,一阵撕扯,差点被撕裂了,运转,终于保住了自身。

  那阿弥陀佛悲天悯人,护住齐天道人,一道道强大的吸力皆被阻挡在了外边,齐天道人忍不住暗暗叹道:“这才是佛,如来宣扬的,是什么教义,什么假慈悲?也不知道阿弥陀佛的真身到底在哪里。”

  也不知道往下潜入了多久,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齐天道人就身处于漩涡的中央,不断被吸入下方。

  终于,他感觉到周围的吸力似乎平息了下去,撤掉神通一看,自己已经到了一片浅水滩来。

  抬头一看,只见上方数万丈高处就是海水,这里似乎是被海水所覆盖了的秘界。

  齐天道人举目四望,只见这一片浅滩里都是沉船,还有一些巨大的石像,这些石像有百丈来高,面目已经模糊,身躯也是残缺的。

  齐天道人走到这些石像的身前,看了一眼,经过不知多久的岁月,这些石像的质地已经不再那么坚固了,轻轻一碰,就会碎开。

  “这似乎不是普通的石像啊!”齐天道人抬起头一看,只见这些石像的眉心都有一个小洞,似乎是被人刻意抠了出来的。

  中古时候的大战太过神秘,一场在北海的北冥,一场在南海的归墟,这些石像,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残留下来的,或许是某位上古大能的法宝,被人打爆了在这里。

  他跳到石像的头顶,朝着前方看去,只见那里是一处残缺的宫殿,十分巨大,虽然残缺了,但是却也可以看得出来它往日的恢宏与雄伟。

  齐天道人暗道:“这又不知道是哪个大能的秘界,竟然建造在了归墟里,这等*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现在都还可以发现一些中古大战的痕迹所在,只见一些石像上有刀剑的伤痕,还有一些巨大的拳印。

  齐天道人从石像上飞了下来,然后朝着远方的宫殿走去,吞龙碑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了反应。

  这显然是大神通者用*力开辟出来的一方秘界,只是不知道是哪位人物了,秘界之所以被称为秘界,就是因为很隐秘,不然的话,干脆称作显界算了。

  “把秘界建造在这里,也不嫌麻烦,族人如何出入?”齐天道人心中暗道,“这里不像是秘界,反倒像是一座囚笼!”

  他到了这座磅礴巍峨的宫殿前方来,这座宫殿大得惊人,有几百丈高,延长更不知道有多远。

  齐天道人走了进去,推开了腐朽的大门,脚下却忽然踢到了什么东西,捡起来一看,是一具被袈裟包裹着的肉身,不知道是哪个佛陀或者菩萨,肉身竟然腐朽了,显然是被大神通者打死的,修成了仙道的人,肉身一般都是不会腐化的。

  大殿当中是阴森森的,有一股冷意在里面,刺痛人的皮肤。

  齐天道人行过空荡荡的前殿,到了这座宫殿的中央来,不由猛然一怔,只见这一方大殿里都是外面浅水滩里的那些巨大石像,这些石像的眉心仿佛镶嵌着一颗琥珀,里面有人。

  “这是……这些石像在吸收南龙余脉的龙气,在滋润这些人?难道这些人是在上古大战当中受了重伤的吗?”齐天道人惊奇道。

  他双脚在地上一踏,凌空飞起,飞到一尊石像的面前,看清楚了藏在石像里的人。

  这是一个和尚,穿着残破的袈裟,双目紧闭着,那龙脉之气一丝丝输入他的体内。

  这里的石像很多,数不过来,里面都有一个人在沉眠着,都没有死,不过气息显得很微弱,似乎都在上古大战当中受过伤。

  “这些人是被谁放在这里的?难道都是参与了中古大战的强者吗?”齐天道人不由暗暗心惊,这么多的人,其中有很多绝世高手,法力起码是在混元金仙以上的。

  他行到一尊石像的前方,里面沉睡的也是一尊佛陀,这尊佛陀忽然睁开了双眼,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这位道友从何而来,为何会进入恨天秘界来?”

  齐天道人吓了一跳,打了个稽首,道:“贫道乃是齐天道人,无意之中经过归墟,被海眼吸附了进来的。”

  佛陀又点了点头,看起来精神有些萎靡,道:“道友既然能够进来,想是天数注定的。”

  齐天道人问道:“请问高僧什么法号?”

  佛陀便道:“贫僧乃是西天功德佛也。”

  功德佛!

  齐天道人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足底冒了起来,大声道:“你是功德佛,那现在灵山里的佛又是谁?”

  自称功德佛的和尚不由皱了皱眉头,他双手合十,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便是功德佛,不会骗你。灵山那人是谁,贫僧也不知道,许是有人冒了贫僧的名头吧。”

  齐天道人却皱眉道:“我怎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功德佛?”

  功德佛却笑道:“阿弥陀佛!贫僧不会与道友争辩,真的便是真的,假的,他也真不了。”

  齐天道人听他诵的不是“南无阿弥陀佛”而是“阿弥陀佛”,心中又是一动,而今的和尚都只呼“南无阿弥陀佛”了。

崩坏神话 https://new.lnwow.co/Read/498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