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我、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混元修真录[重生]397.我、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叶殊只觉得丹田之内, 黄芽被灼灼燃烧,似乎是要将那刚生出的叶片都烧成灰烬一般。

  但他亦知道,这种不过是幻觉罢了, 若他将其当真, 这三阳真火就定然无法凝练而成,而只要他将这焚身之痛熬过去,

  深吸一口气, 叶殊有条不紊地控制火气融合, 即便是再如何痛楚, 动作也是丝毫不慢。

  渐渐地, 那三缕火气不断缠绕、不断融合,就仿佛每一丝火气都在彼此交织,而当它们交织在一处后, 其中蕴含的火力就陡然暴增,并且那原本若隐若现的火气,在这等变化之中不断地加厚、变为实质……

  最终, 那三缕火气彻融合, 不分彼此!

  这一瞬, 火气亦再并非是火气了,而是一道火线。

  实实在在的, 彤红的火线。

  不过,这火线并非始终处于彤红之色, 只见它一时柔若晨光, 淡淡泛黄;一时噼啪暴动, 金红璀璨;一时刚柔并济,似乎极其微小,浅浅而红。

  但这道真正的实质火线之内,不论如何变幻,都蕴含着一股极其澎湃的力量!

  这正是,三阳真火。

  才堪堪初成,威力已如斯可怕了。

  尽管三阳真火已成,先前那种焚身之苦却尚且不曾全然消失。

  叶殊感觉到周身之上好似有火焰流动,每流过一寸肌肤,那一寸肌肤都被煅烧一般,火光鲜艳,正是他好容易炼成真火之后,这真火给他的馈赠——即便疼痛,却分毫不伤自身而炼体。

  既如此,叶殊自然是细心感悟这股馈赠,渐渐感觉到三阳真火能任由他来指使,且通身尚且有许多火气积存丹田之内,难以发泄。

  于是乎,他缓缓回忆与这火法相匹配的三阳掌,只心念稍动,手掌之上就被淡淡的红光所包裹。这红光流过手掌,在掌心凝聚出一股可怕的火力,之后叶殊信手一掌,凌空朝着一旁的墙壁上打去!

  那墙壁上陡然闪过几道流光,将这掌力迅速卸去。

  这正是洞府里自然配上的防御阵法,即便是金丹大能在洞府里修炼,偶尔练一练法术,也不会对其造成太多伤害,而叶殊是筑基修士,自然也不能打破阵法。

  但是,即便经过了卸力,墙壁上依旧出现了一抹很浅的掌印。

  这掌印,正是蕴含真火之力的余烬掌所造成。

  叶殊估摸一番那余烬掌的威力,很是满意。

  这一掌乃是他借着先前真火融合时残留的力量打出,并不曾消耗他的法力,但他自己计算一番,大约也能知道,这一掌对于如今的他而言,耗费不到一成法力就可以打出……若是面对敌人,即便是遇上了寻常的金丹修士,也能给对方造成一些阻碍。

  如此一来,称得上是他保命的手段了。

  三阳掌威力比之叶殊原本所想更强,他自然不会忽视了修炼,因此趁着如今正在感受三阳真火,便干脆地在洞府里练起来。

  始晖掌、午烈掌、余烬掌,三种掌法,他轮番施展……一时间练到了酣处,就连皮肉被煅烧的痛苦,他亦几乎不曾感觉到了。

  ·

  拜见了师尊之后,晏长澜也不曾在宗门里久留,自然还是往万珍园那条小山脉而去。

  正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许是因着一年多来形影不离之故,在同行历练之前,晏长澜时不时还会在宗门内修行,可如今他却是才刚作别师尊,就已开始思念叶殊,也就迫不及待地下山了。

  晏长澜来时毫不避讳,可离开的时候,就稍微留意了些。

  因此,虽说先前有许多人看到了他的身影,这时候却是并无什么人注意到。

  很快,晏长澜直入小山脉,来到了那座再熟悉不过的一等洞府前。

  这门口,两个壮汉悍然站立,目不斜视,筋肉紧绷,如同门神一般守护着。

  在看到晏长澜时,两名壮汉才连忙行礼:“晏公子。”

  晏长澜朝他们点点头:“阿拙在洞府里修炼?”

  齐壮和鲁松让开路,回答:“正是。公子吩咐,除却晏公子以外,其他人不可进入。”

  晏长澜心里微暖,笑了笑:“我这就进去,之后还要劳你们辛苦。”

  齐壮鲁松同声道:“皆是属下应分之事!”

  晏长澜点点头,就直接走进洞府之内。

  才刚走去十余步,晏长澜便察觉有些不对。

  为何洞府里竟这样热?

  观外面天色,风高气爽,这洞府到底也是开辟的山洞,照理应是极为凉爽才是——何况即便是在盛夏时,这里也不当有如此之热才是。

  晏长澜心里一紧,急忙加快了步子,迅速地走进洞府之内。

  下一瞬,他面色突变,迅速冲了过去:“阿拙!”

  原来晏长澜才刚进来,就看到他所爱之人身上有热火灼烧,好似是修炼出了差错。一时间他全然想不到其他,只知这等烈火以风雷之力只能相助,剑法更无用处,唯独以身扑灭,或者有些用处……于是脑中一片空白,但反应过来时,他已双臂合围,将所爱之人用力搂住,并一个纵身,就在地面滚了三滚。

  他口中急问道:“阿拙,你用什么生出的这火?如此可能扑灭?”

  叶殊原正在修炼火法,晏长澜进来时他自不会不知,只是于他而言晏长澜并非外人,正有意将如今的掌法使出,叫他看一看威力——孰料晏长澜进来之后便立即扑来,竟这般搂了他于地面翻滚起来……

  若是寻常时,晏长澜关心则乱下,搂一搂滚一滚俱算不得什么,可现下他方才察觉,自己修炼火法时,因法衣禁不住三阳真火灼烧,早已是尽数焚尽了的,只是他先前修炼有火焰缠身,故而不曾发觉而已。

  可眼下,晏长澜这般搂住……

  便是叶殊,竟也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因此晏长澜问他如何扑灭火焰,他也入得耳,不曾回过神来。

  而晏长澜,他开口询问叶殊而得不到回答,心里担忧更深,急忙朝着叶殊的脸面看去,想要瞧一瞧他是否是因着那岔子而导致不能应答。

  可是这一看,晏长澜陡然愣住。

  那相貌俊秀的少年静静被他搂在怀里,细白的脖颈之下竟不见衣衫,视线再往下,竟除却那淡淡火光之外,依旧是并无……

  晏长澜双眼睁大。

  他这才感知到,自己臂弯之间搂着那柔韧身躯,双掌之下触手温滑……阿拙竟不着片缕?!

  而且少年身上虽有火焰缠绕,然而这火焰却并不曾伤及他半分……这、这……

  紧接着,晏长澜壮着胆子去看了看叶殊的神情。

  他这才发觉,少年的神色瞧着不见痛苦,似乎与往日一般无二,可就在他的目光之下,少年的面上现出一抹极淡的红,向来清淡的眼中,隐约有了一丝羞愤。

  到了这时,晏长澜哪里还不能想到,方才阿拙根本不是修炼出了岔子,而应当是正在修炼之中!且他所修炼的,想来正是曾经与他提过的三阳真火!

  修炼火法到了深处,衣衫难免会被焚去,早先他在雷池中锻体时,久了衣衫也同样有所毁损,且雷电亦会缠身……那场景,与如今岂非是极为相似?

  晏长澜心惊胆战。

  他、他不过是太过关心才会如此,可在阿拙看来,他这举动也着实太过失礼,也不知、不知阿拙会如何看他?

  尤其是,晏长澜惊恐地发现,他怀中的少年似乎是渐渐回神,他臂弯中的身躯也一点点地变得僵硬……而晏长澜的身子,也不由僵硬起来。

  这、这该如何是好?

  良久。

  叶殊的声音终是响起:“长澜,起身,我无事。”

  晏长澜几乎像是被烫了一般,连忙放开叶殊,一跃跳到一旁。

  叶殊也是立时反应,他伸手一抓就自混元珠里取出一件法衣,迅速披在身上。

  晏长澜喉头艰难地动了动:“阿拙,对不住。先前我还以为你修炼时出了岔子……唐突之举,还请你千万莫要见怪。”

  叶殊面色淡淡,面上的那抹红也褪去。

  他的语气同样淡淡:“……先前修炼三阳真火,火焰淬体罢了。”

  晏长澜:“是。”

  叶殊穿好衣衫,才如若无事般说道:“你已去拜见风剑主了?”

  晏长澜缓缓按下自己狂乱的心跳,极力镇定道:“……是,已拜见了师尊。”他绞尽脑汁,想要让叶殊忘却先前他无礼之事,就赶紧说道,“这一次师尊赠我一件极为贵重之物,正要拿来给阿拙你瞧瞧。”

  叶殊心绪也渐渐平静:“哦?何物?”

  晏长澜终于将视线重新落在叶殊的脸上,取出一物,小心地打开匣盖:“阿拙且看,正是此物。”他吁口气,说道:“这一次,真是多亏师尊了。”

  叶殊看向那匣中之物,也总算将先前之事忘却,露出一丝讶然。

混元修真录[重生] https://new.lnwow.co/Read/5516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