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六百六十五章 春节 回到首页

第六百六十五章 春节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第六百六十五章 春节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年假很快就要到了,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无心工作,每个人隐忍的表情下都是对春节假期的期待。

最后一天的下午,席闻带着所有人吃了个饭之后,直接宣布他们可以回家了,大家伙儿兴奋雀跃的离开了。

吴只只和席闻一起回到家里,郑巧恩已经在等着他们两人了,家里也已经有了红彤彤的气氛。

吴只只摆弄着窗上新贴的福字,当看到福字左下角某某公司的商标之后,颇为无语的回头。

郑巧恩嘿嘿一笑“合作方送过来的,总比没有强吧。”

她摇头,再转着看了看其他的福字,也是无一例外的带着商标的,不过,郑巧恩看起来应该也是不喜欢一模一样的,每个福字下边的商标都不用样。

晚间吃饭的时候,席闻问起了吴只只过年的计划,吴只只此时刚将一口蔬菜嚼进胃里,抬头。

“当时是跟顾……顾家的你们一起了。”

郑巧恩、席闻……,当我们是傻子?

“不用想着我们,我们也不是那种上了年纪的糟老人,你只管跟着你未婚夫去玩,我们夫妻两有自己的生活。”

郑巧恩颇为无奈的说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觉得吴只只将他们两人当做是了那种总是期待女儿回家看他们一眼的‘孤寡老人’。

她真不知道谁让吴只只有这种想法的,他们还年轻,不需要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孩总是耽误他们之间甜蜜的二人时间好不!!!

“可以吗?”吴只只凑上前,有些期待的问着。

“快滚快滚,到年后你结婚现场之外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郑巧恩又十分精分的嫌弃她的同时,又往她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

吴只只笑眯眯的吃了下去,第二天就如郑巧恩所愿的离开了席家。

——

今年过年对于顾有汜来说,说最值得期待的一年,今年他不仅有了深爱的女朋友,还能跟女朋友一直待在一起。

大年初一。

顾有汜带着吴只只一起去了趟顾家本宅,两人到的时候,李思乔一家和顾森然一家都已经到齐了。

沈那和顾有枢在大厅里追逐打闹着,李思乔和顾森然正围着柳卓文身边,一边说着话,偶尔回头看着打闹中的两个孩子。

佣人通知了一声,顾有枢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急忙钻进了顾有汜的身后。

“大哥救我!”

顾有汜护住了弟弟,沈那威风凛凛的不知道从哪里追了过来,一脸凶相的被李思乔抱住了。

她抬头,“姐姐你放开我,我要打有枢!”

“怎么了你们两个,”吴只只轻笑着问道。

“两孩子又打闹起来了,别管他们,来,这边坐。”顾森然睨了一眼沈那,转头对吴只只热情的说道。

吴只只应了一声,从沈那身边走了过去。

她到了现在才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顾家本宅,之前来过一次,可是这一次的宅子显然要比上一次有人气多了。

放眼望去,全都是佣人用心装饰的新年物品,原本死气沉沉的家具此刻看起来都有些喜庆了些。

吴只只坐在了李思乔旁边,对着众人礼貌的道了声新年好,柳卓文命佣人从里间拿出来一个厚厚的红包递给了李思乔,又差人送了一只给顾有汜。

顾有汜刚安顿好两个闹腾的孩子,转眼收到了一个红包,虽说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需要红包了,可还是没有辜负了柳卓文的疼爱。

“新年快乐,奶奶。”

柳卓文笑的开心,乐不可支的点着头,“好好好。”

沈那和顾有枢虽说已经领到了自己的那份红包,可是看着顾有汜手里那只红彤彤的红包还是忍不住看了看。

“有汜哥哥的红包好厚!”沈那痴痴的看着。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这么一会儿就忘记了外婆送给你的那些了?我看有汜手里那些哪里比的过你的厚度。”

李思乔也在一边笑了起来,“那你还不去找你舅舅,你舅舅可包了个大红包给你呢。”

“真的?”沈那大睁着眼睛,非一般的冲向了后院的方向,顾有枢一看不对劲了,急忙大喊着‘我也要’追了上去。

吴只只这才看向身边的李思乔,“来了之后倒是没有看到两位叔叔的身影?”

“他们在后院打高尔夫球,不用管他们,反正他们两来了也没什么话好说的,还不如我们坐着聊天呢。”

“就是,”顾森然笑了一声,看向轮椅上的柳卓文对吴只只说道。

“上一次我说了你和有汜去了z城领奖的事情,妈也很想听,你倒是跟我们说说那里是什么样子的?”

顾森然总是不会让人尴尬。

吴只只闻言,也只好一一道来,顾森然虽然早跟沈一尔去过金曲奖现场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今年去到了那么多大咖。

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坐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柳卓文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消失,可惜晚饭只吃了几口之后便有些累了,佣人早早的将她带进了房间。

沈那嘴角边还挂着一根鱼刺,看着柳卓文被推着进了电梯里,来不及将嘴边的鱼刺擦掉,立刻跑了过去,和佣人一起上楼送柳卓文了。

吴只只看着沈那,对着顾森然由衷的夸奖着“小那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顾森然没有说话,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吃过年夜饭,众人前前后后的离开了顾家本宅。

吴只只站在顾有汜身边,顾有汜正在跟其他人道别,吴只只时不时的笑一笑,回复几句,等到其他人在自己面前先离开了,她这才上了车子。

——

大年初二的时候,吴只只带着顾有汜去了趟陈清的墓地祭拜。

那天下着大雪,吴只只裹着厚厚的黑色外套,她和顾有汜一起站在满是杂草的陈清墓前,吴只只吸了一口冷气,正准备低下身子帮陈清将墓前的杂草清理干净的时候,顾有汜先她一步蹲了下去。

吴只只遂放弃,一言不发的看着墓碑上陈清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陈清笑的很扭曲,看不出一丁点好看的模样来,吴只只垂眸看着手里的康乃馨,在顾有汜将其打理干净之后,郑重其事将手里的花束放了上去。

在顾有汜还想着她有什么话想跟陈清说得时候,顾有汜挽起了他

的胳膊,一步一步向着出口走了过去。

她全程一言不发,在回去的车上,顾有汜才知道原因。

“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们那十几年里似乎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尽了,她做的那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但是,依然感谢她抚养了我这么多年。”

顾有汜不再言语,两人当天晚上又去了席闻家里,也算是‘回娘家。’

离开的时候,吴只只突然不想那么早的回家,她想要更加亲近这个新年,顾有汜皱眉问她。

“比如?”

“我们去玩吧,这时候的a城广场人肯定很多的,绝对热闹。”

她还记得小的时候,陈清每到过年便会带着年幼的她一起去到广场上,那时候的广场人很多,商铺关门也很晚,灯光亮的耀眼,周围人仿佛不会困乏,夜晚也总不会结束似的。

时隔多年,她再没有当年那样的雀跃了,可是现在,她忽然想去看看。

顾有汜应允了,要去开车的时候,却又被吴只只拦下了,她像个小孩子一个抓着他一根手指,轻轻的呢喃着。

“别,我们坐车去吧。”

顾有汜没有问为什么,点了点头,任由吴只只挽着自己的胳膊,两人步行向小区外边公交站台最近的位置。

寒风中的吴只只站在站台前,她努力的踮着脚尖看着上边的公交路线,顾有汜看着她,觉得今晚的吴只只似乎哪里不一样。

可是具体又说不上来哪里。

“503公交还有三分钟就到了,我们需要坐八站公交,之后就可以到市政广场了,那里一定很热闹!”

吴只只看到了公交路线,回头对着顾有汜得意洋洋的说道。

“好。”

坐在公交站台上,吴只只难得的话少了很多,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公交车来时的方向,似乎很期待。

顾有汜见她出神了很久,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吴只只回神,缓缓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

“你今天怪怪的。”顾有汜诚实的说道。

吴只只先是一愣,之后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扑哧一笑,捂着嘴大声道“你该不会是要说什么土味情话吧?”

“嗯?”他才不会。

吴只只摆了摆手,“跟你开玩笑的。”顿了顿,又继续道“只是想在今天稍微热闹一些,享受一些节日的气氛罢了,你别想太多了。”

顾有汜只是担心吴只只罢了,不过看她这幅能笑能闹的样子,慢慢的放下了心,正巧这个时候503公交到了。

吴只只自然的牵着顾有汜的手,带着她上了车。

想到上一次在公交车上遭遇,吴只只这一次提前刷了两次随钥匙携带的公交卡,‘哔哔’两声之后,车子缓缓的开启了。

公交车是从城南客运站开过来的,这里又是a城著名的富人区,很少有人会打公交车,所以此时车上的人基本上可以用没有来形容的。

当然如果不算那只趴在中间座位上的小猫咪的话。

吴只只一眼就看到了猫咪,原本想往后坐的想法立刻消失,甩下顾有汜的手便扑向了小猫咪。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 https://new.lnwow.co/Read/5871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