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劫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哆啦南明A梦第二十九章 劫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何苦手下有一千两百人,他指挥部下轻松击败了土匪,然后他就业余了。何苦把一千二百人分成了十二等分,痛快的交给了韩宋、刘冷他们,偏偏忘了在自己身边留几个护卫。所以燃烧着演技来慰问马承忠的时候,何苦身边只有一个书生葛隆,再有就是马承忠的几个小兄弟。

  两名大汉冲过来的时候,文弱书生葛隆就是一个背景,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马承忠的小弟们反应到是很快,他们全都风一样的冲到了马承忠面前,有舍身挡刀的,有擒拿凶徒的,就是没有一个管何苦的。

  重伤员马承忠还在投入感情,对于外界的事务毫无知觉,大汉都杀到眼前了,他还是死死的拉着何苦,简直就是凶徒的神助攻。在马承忠的帮助下,何苦终于没能抽出自己的武士刀,甚至没能伸手去格挡,冰冷的刀刃非常轻松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太白金星保佑啊!”落入敌手的何苦,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感谢着太白金星的庇护。万幸杀来的大汉只想劫持他脱身,若是想要当荆轲的话,何苦此时绝对已经归位了。

  偷袭何苦的这位是得手了,但偷袭马承忠的那位却倒了霉。马承忠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道人墙,他根本近不了身,而且还没来得及挣扎,便被七八只大手给死死的按住了。两边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何苦发誓今后一定要带多多的贴身护卫,但眼下也只能研究如何自救。

  “放开我兄弟,不然我马上宰了他!”刀刃在何苦的脖子上划出了血痕,正在搞一些小动作的何苦,立马老老实实的不敢再动了。

  “放了他,你不要伤何村长,一切都好说!”马承忠挣扎着向前走了两步,他也知道刚刚是自己连累了何苦,感激和愧疚加在一起,更是让他恨不得用自己去把何苦换回来。

  “你是何苦?”劫持者并不知道何苦的身份,听马承忠一说,几乎是掰过了何苦的脸来看。

  何苦现在很想掐死马承忠,这孙子诚心的吧!敌人来袭的时候,是他拉住了自己的手,让自己没办法御敌。自己被人挟持之后,又是这个好像是好心的马承忠则泄了自己的底,暴露了自己一军主将的身份。原本还能想办法脱身,这下可是麻烦了,这匪徒肯定会死死攥着自己,这条命怕是难保了。

  “何寨主好手段,竟以区区乡勇将我们兄弟逼到这步田地,康某实在是佩服!”劫持何苦的大汉并不是被打散的匪徒,而是刚刚才被陈彪他们修理了一顿的康从文。何苦习惯叫了自己村长,村里的人自然要叫他村长,但是康从文、葛隆这些外来人,还是按照江湖上的习惯称他为寨主。

  陈彪他们几个有些战斗力,但是他们手里并没有像样的军械,除了陈彪的铡刀算是带刃的,其他人都是木棒之类的钝器。木棍不是打不死人,但要迅速杀敌可不容易。陈彪一伙儿遭遇康从文的时候非常急切,他们也不知道康从文的身份,所以只是海扁了康从文和刀疤脸一顿,人躺地上不动,他们就没再管了。

  康从文和刀疤脸的确被打的头破血流,甚至还昏迷不醒了一阵,但都没有致命伤。两人在地上躺了一阵,便相继缓醒了过来,不过此时何苦的大队乡勇已经开进村南,两人回天无力,只能自己找出路脱身。两人找了两把散落的刀刃,然后就像陈彪一样好运,拐个弯便遇到了马承忠与何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俩离这个位置近啊!

  康从文二人见过马承忠,也见过何苦,但都是战阵之上,刀来剑往的只看了个大概。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这两个狂飙演技的家伙是谁,只是想抓两个人质脱身。不成想运气好到了极点,一上手便让康从文擒获了乡勇主将何苦。

  “康兄是这班江湖兄弟的首领?”白刃加身,何苦觉得以武力脱身的可能不大,所以当起了自己的谈判专家,准备先谈谈看。

  “不错,这支绺子,是我们兄弟五人创下的!托了何寨主的福,眼下只有我们兄弟二人了!”康从文与另外三人就是合作关系,就好像何苦与马承忠一样,所以提起三人他也不是特别伤心。

  “刀枪无眼,多有得罪了!不过兄弟以往只是在山里过自己的小日子,从未想过开罪于康兄,是康兄带着一班兄弟打上门来,连句话都不容兄弟说,有些损伤,似乎也怪罪不到老弟我的头上吧!”马承忠等一大帮人看着,何苦说什么也不能认怂,只能咬着牙死撑。

  “的确怪不得何寨主,而且我们兄弟吃了这碗刀头饭,什么时候死也不敢说冤枉。”康从文到也讲理。

  “兄弟我落在康兄的手里,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让兄弟们让条路出来,康兄大可就此走路。”何苦也不废话,直接开价要一命换一命。

  “如此,我们兄弟便告辞了!”康从文嘴上说着告辞,手上却是拉着何苦一起动。

  “康兄似乎误会了兄弟的意思!兄弟是说咱们一命换一命,康兄你可以走了,可这位脸上有疤的大哥,却走不得!”何苦趁着康从文动作,手上耍了个花活,底气一下子便足了起来。其实他也可以放刀疤脸一起走,但若是弱了气势,康从文肯定还会提更多的要求,甚至把自己给掳走了。再说康从文若是有了帮手,何苦的花活也就没戏了。

  “何寨主性命在我手中,这话似乎托大了吧!”康从文把刀在何苦的脖子上压了压。

  “我这山村简陋,却也不是大开的城门,诸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何苦怎么对兄弟们交代啊!今天我栽在康兄手里,没话说,为了保命,我放你一马。其他人,哼哼……杀了我们村里的人,抢了我们村里的东西,那就都给老子留下吧!”人质何苦的口气比劫匪康从文还大。

  “何寨主果然英雄,你不要命了吗?”康从文又压了压刀刃,何苦的脖子上又见了血。

  “康兄大可试试!你杀了我,我保你们兄弟俱为肉泥!”何苦好似壮声势一样挺直了身子,实际是想用领口的护甲挡住康从文的刀刃。

  “你先放我兄弟走!”康从文还真就不敢试,何苦是他唯一的牌,撕了这张牌,他可就没牌了。

  “你们两个只能走一个!”何苦半步也不肯退让,他不敢弱了气势,要是被康从文吃上,他可就惨了。

  哆啦南明A梦



哆啦南明A梦 https://new.lnwow.co/Read/590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