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买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哆啦南明A梦第三十六章 买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葛隆后来也喝了许多酒,连酒宴是什么时候散的,他都不记得了,但是他记得自己给自己灌酒的原因。那场只有六个菜,还从中午一直喝到午夜的酒宴上,何苦与康从文达成了某种合作的共识,而后何苦给大伙儿定下了一个发展计划。那个计划实在是太可怕了,葛隆不得不一杯又一杯的给自己灌酒,才能勉强让自己脆弱的心脏坚持下去。

  康从文和王德顺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酒,不过昨天何苦的计划,他们还全都记得,所以两人离去的时候满面红光,好像自己就要封王拜相了一样。葛隆有些心惊肉跳,但也知道自己真的是跟对了人,何苦绝对是个能在乱世中站稳脚跟的狠人。

  送别了康从文二人后,何苦半刻也没闲着,马上开始了疯狂的工作。他先视察了葛家庄的农垦情况,然后又派人统计了周边可开垦山地的情况,之后他便给葛隆开了个会。山村的一切制度都要移植过来,十一税、兵役、徭役,生产互助小组、KPI考核等等,一样也不能落下了。葛隆与当初的朱沃有了同样的想法,何苦实在是太刻薄了,他治下的乡民,简直就像生活在集中营里一样。

  安排了百姓,何苦也没忘了他的乡勇,这些枪杆子可是他的重中之重,没有这些大兵的支持,他啥也干不成。何苦这次不仅更加细致严苛的规定了乡勇的训练、生活,也终于推出了乡勇福利制度。乡勇除了可以有份吃喝之外,终于有了自己的薪水,除了自己不愁之外,也能养活个家小了。而且何苦开始完全按士官标准训练这些乡勇,日常时候他们是普通一兵,一旦何苦颁布总动员令,他们便要立刻升级为队长,指挥其他新兵作战。

  “葛兄,你统筹安排一下,让乡民们赶紧把冬小麦、萝卜、白菜什么的种了,然后加速开垦山地,明年开春咱们要大规模的种这个!”何苦好像苦力一样,扛着两个沉重的麻袋,来到了葛隆的面前。

  “这是包谷棒子?”葛隆仔细看了看,这东西他还真认识,只是不知道何苦从哪弄来了这么大两麻袋种子。

  “你认识?太好了,乡民们都会种吧!”这是上次何苦阵战击杀数百土匪之后,哆啦A梦宝袋给他的奖励,足足两麻袋四百斤现代高产玉米种子。

  何苦已经自己在家研究好多天了,他前世在学校上劳动课种过土豆,可这玉米怎么种,他是半点也不知道,所以鼓捣了许多天一直没敢拿出来。今天来找葛隆,也是想群策群力一下,不成想人家葛隆居然认识玉米。

  其实也是何苦不了解历史了,土豆、红薯、玉米这些东西都是在明末传入中国的,但是传入的时间跨度很大,最开始的用途也不太一样。土豆和西红柿的待遇比较接近,最开始谁都没觉得能吃,只是当异域花卉养活的。玉米则是来的那天便知道能吃,早在嘉靖年间就种植开吃了。不过是因为水土还不适应,农民们也没掌握种植的技巧,所以种植面积和产量都很有限而已。黄县这片种玉米的不算多,但这东西也不算罕见,所以葛隆也知道玉米。

  “会种吧!他们有人在自家院子种过,不是很好吃!”葛隆不太理解何苦大面积种植玉米又是哪一出。

  “明年一定要大面积的种植,我们今后发展的两架马车,一是土豆,二就是这玉米了!粗粮自然没有细粮好吃,能让活人就行!”何苦也没理解葛隆的想法,当地人种玉米可没拿它当粮食,而是作为一种蔬菜种的,这才有了不好吃的说法。

  “东翁放心,学生一定尽心安排!”葛隆见何苦信心满满,自然也就信了他。

  “种子我给你留下了,如何储存,你们比我清楚,可不能再带在身上了,太沉!”何苦怕放坏这些宝贝,所以一直在宝袋里放着。这宝袋虽能缩小物品的体积,减轻物体的重量,可也是有些分量的。腰上总有东西坠着,何苦已经难受坏了。

  “是,东翁放心!”葛隆有些纳闷,这可是四百斤东西呀!何苦还能随身带着不成。不过何苦神叨叨的,他也不好多问。

  “嗯,你办事,我放心!”何苦连连点头,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身就走,而且进屋坐了下来。

  葛隆知道何苦是有话说,也没叫人收拾种子,直接跟了进来,替何苦倒了一杯热茶。何苦有点诸葛亮的意思,事无巨细必然亲自过问,所以这些天他一直都很忙,即便稍有空隙也会和乡勇们混在一起。今天特意坐下来喝茶,显然是有事要和自己交代。

  “葛兄啊!你表字叫什么来着?我好像给忘记了!”何苦忽然问起了葛隆的字,在这个年代叫人名字是很不尊重的,所以一般有些文化的人交流,都需要称呼表字。

  “哦!学生表字兴平!”葛隆一阵后悔,他当初到山村的时候,以为对方就是一群土老帽,所以根本没提表字,后来就把这事给忘了。何苦这个小心眼今天突然问出来,别是已经心存不满,后续要找自己的麻烦吧!通报姓名时,没有说自己的表字,可也是对人极大的不尊重啊!

  “我姓何名苦,字弃疗,这个你知道吧!”何苦没纠结葛隆的字,反而把自己的姓名字号通报了一遍。

  “东翁名字,学生自然是清楚的!”葛隆一头的雾水。

  “我让你出趟差,帮我办件事。”何苦说的吞吞吐吐。

  “东翁但请吩咐!”葛隆也觉得奇怪,何苦今天太磨叽了,往常他可没这么多废话。

  “这是上次康从文送来的金子,你拿上,去黄县或者登州府,给我买个官吧!”何苦从宝袋里把那块很难看的金子拿了出来。

  “买官?嗯,确是正途,只是东翁您不去吗?”葛隆有点懵,买官是正经事,但是买官没有正主不去的呀!

  “我父族不是很清楚,到了官府少不了许多言语。而且我眼下还是白身,一路上磕头作揖的,我也受不了,所以只能辛苦你一趟了!”何苦说的是实话,他这个没爹的孩子想当官,的确少不了许多废话。而且何苦心里负担还挺大,应付差事磕两个头,他无所谓,但是一路几十上百次的磕头,他可受不了。

  “东翁思虑的是,不知东翁欲求何官职呀?”葛隆心里绝对有些异样,父族说不清这事可以理解,但何苦为什么会抵触向官员行礼叩首呢?

  “品级无所谓,不用见谁都磕头就行。职位也不强求,反正都是虚的。嗯……要个武职的虚衔,意思意思就够了。实职这块你要把握好,不用官府给咱们什么实际的东西,名义上把黄县或者周边数县的团练交给我就成!”何苦要的就是名义,实际的东西,大明朝的官府已经给不了他了。

  “东翁放心!学生明日便动手,旬月之内必有佳音回报!”葛隆信心满满,他手里有一斤多的金子,剔除了杂质也能剩下十五两左右,自己再添补一些,买个虚衔的小官,绝对不叫事。

  哆啦南明A梦



哆啦南明A梦 https://new.lnwow.co/Read/590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