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伏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哆啦南明A梦第四十五章 伏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何苦走的特别潇洒,可谓是风姿飘逸,但张好古就只能一个人摇曳在冷风中了。何苦走后,张好古不仅是心憔悴,整个人都憔悴了,完全是一副五内具焚的架势。他不能不害怕啊他当了带路党这事,矿上知道的人可不少,主家回来了,绝对会要他的命。

  张好古只能是日日祈祷,希望何苦数了钱能赶紧回来,哪怕是派人把他给接走也好啊他也考虑过跑路,但跑路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留在矿上虽然是九死一生,但好歹只是主家一帮人追杀他,若是跑路了,连何苦也不会放过他了。再者何苦刮地皮刮的异常干净,矿上已经空了,张好古爪干毛净的跑出去,一准得饿死在路上。

  “张头儿,主家的人回来了,五百护卫已经快进山了。”张好古度日如年的熬了四天,没有等回何苦的大兵,到是等来了噩耗。

  “把四个矿上的兄弟都召集起来,抄家伙儿和他们干了”张好古咬牙说道,可是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

  矿工们为了抢矿,是会跟着矿头儿去拼命,但是对抗主家的职业打手,他们的心可就虚了。而且主家在矿上经营了一年多,大伙儿心里也是认了这个东家的,张好古一个矿头儿号召大伙儿和老板拼命,这个号召力明显不行。这帮人出工不出力是肯定的,张好古一个人也就是个送死的货。

  矿上鸡飞狗跳的时候,五百装备精良的甲士走进了山区,气势汹汹一看便不是善茬。这些人没有穿常见的绵甲,而是颇有古典风范的亮面铁甲,内里还衬着锁子甲,好像一帮铁人一样。武器也是非常的奢华,二百火枪手一水的鲁密铳,一百弓箭手则都是边军用的小哨弓。其余一百长枪手和一百刀盾手,看似普通,实则也是精锐。

  长枪手用的都是白蜡长枪,这是四川赫赫有名的白杆兵的装备,即兼任又轻便。刀盾手没有用厚重的木盾,全是藤牌,也是轻便实用的路数,一般的火枪都难以在远距离洞穿。刀盾手的刀也不是常见的腰刀、鬼头刀,而是一水的雁翎刀,雪亮锋利更胜于日本的武士刀。

  若是让这么帮杀气腾腾的家伙儿进了矿区,张好古不被活剐了才怪,但是张好古命好,这些人进不了矿区了。山区的树丛、杂草间,有一双冷冷的眼睛正盯着这五百甲士,看着他们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陷阱。

  何苦潇洒的告别张好古之后,并没有潇洒的离去,而是在上路上开始精选自己的部队。最后葛隆回家数钱去了,他带回去的是一千八百二线部队,何苦则带着九百精锐留了下来。大伙儿在山里一蹲就是四天,风餐露宿的等了四天,要等的就是这五百甲士。详细勘察了附近地形,又侦查了七甲镇的动向之后,何苦在甲士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了埋伏。

  “何指挥,一切就绪,就听您老的将令了”康从文也蹲在杂草中,笑嘻嘻的陪在何苦身边,他现在更要抱紧何苦的大粗腿了。

  本来康从文栽赃结束之后,便可以回他的石围山等着分赃,但是在半路又给何苦叫了回来。在何苦手里吃了大亏之后,康从文与王德顺大力加强了自己的远程火力部队建设,土匪中现在足足有二百弓箭手。何苦把他叫回来,便是看中了他这二百弓箭手,偷袭埋伏弓箭手绝对是重要战力,何苦手里弓箭手不到百人,自然要找康从文借兵。

  康从文现在与何苦是合作关系,两边算是一条船,自然也乐意借这个机会与何苦拉拉关系。所以康从文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除了何苦要的二百弓箭手,还带了一百精锐刀斧手回来,态度非常的积极。

  “我买官的这个钱,还有你老兄的一份,你这么说话,可是有点羞臊我的意思啦”何苦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还是指挥大人的有见识,气运足,我们兄弟就是有一座金山也就知道个吃,哪里能想到去买个官职。”康从文现在都是捧着聊,他也觉得何苦将来前途无量,现在得好好巴结。

  “到了,让过他们的前锋,掐头去尾打中间传令下去,所有人等我的号令,我不动手,谁也不准动手”何苦还想在贫几句,忽然发现敌人的前锋已经进入伏击圈,马上也紧张了起来。

  五百甲士对于危险依旧全然不知,他们两侧二十余米的草丛里的人,却正在体验度日如年的感觉。乡勇们可以听见敌人的脚步声,同时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冬日里的汗水缓缓滑落,所有人都紧张的不行。

  “成大事,成大事”何苦也紧张的不行,只能一直喃喃的安慰自己,同时端起了一杆鲁密铳,瞄准了甲士中唯一一个骑马的人。

  “嘭”一声枪响打破了一切的宁静,正在马上督促队伍前行的甲士也随声落于马下。

  “出什么事了”装备华丽却并没有真的打过仗的甲士们,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他们全都在好奇的东张西望,还以为是己方哪个兄弟弄出的乱子。

  “杀啊”周遭的草木忽然成了精,无数的人影从杂草中蹿了出来。

  巨大的喊杀声让甲士们慌乱不已,他们只是奉命来吓唬矿工的,哪里想到山路上还会有埋伏。平日里只是摆样子吓唬人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队官呢队官呢”甲士们开始寻找自己的指挥者,这时才发现那个人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天空中突然飞起了巨大的黑网,然后这些网便当头罩了下来。甲士们终于想到了反击,可是此时他们已经行动困难了,个身穿重甲的人被罩在一张网里,如何还能行动的开。在他们挣脱之前,无数的长枪刺了进来,无数的刀锋砍了过来。

  他们的盔甲抵消了许多敌人的攻击,可巨大的力道也让他们摔倒在地,再想挣扎就更困难了。长枪变成了棍棒,刀法如同铁尺,甲士们的盔甲依旧完好,但他们已经七窍流血被活活的打死了。一百弓箭手和二百火枪手组成的中段瞬间全灭,他们的兵器不适合对付网子,他们实在没有还手之力。

  当先开路的一百刀盾手,以及殿后的一百长枪手,到是及时的冲了过来,想要救援自己的队友,然而他们面临的局面更加尴尬。康从文的二百弓箭手在一百刀斧手的掩护下,直冲敌方后卫的长枪手,一顿高密度抛射,瞬间把这些家伙儿变成了刺猬。弓箭不足以破甲,不能给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但却足以让他们失去战斗力,然后刀斧手便开心的上前挨个放血。

  前锋刀盾手则要直面赵括百户麾下的火枪阵,刀盾手能抵挡弓箭,但是面对火枪,他们就像纸糊的一样脆弱。六十杆鲁密铳和几十个鸟铳集体发力,一轮齐射过后,对方便躺下了一半。剩下的刀盾手看到了胜利的希望,然后火枪阵就撤走了,足足五百乡勇把几十残兵围在了坎心。凄风惨雨过后,何苦又得到了五百领战甲,二百杆鲁密铳,以及一大堆他喜欢的东西。

  “是时候去七甲镇了哈哈哈”打扫完战场后,何苦去见了坐立不安的张好古,然后发出了震天的狂笑。

  哆啦南明A梦



哆啦南明A梦 https://new.lnwow.co/Read/590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