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斩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哆啦南明A梦第六十九章 斩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战场上响起冲锋号之后,乡勇的军官们全都愣了一下,眼下他们完全是被敌人压着打,怎么忽然就全线出击了呢眼下中军遇袭,何苦身边不仅兵力稀少,而且都是二线选手,应该做的事是回援中军本阵啊大伙儿都冲杀出去了,何苦岂不是更危险。

  “上刺刀,冲啊”右翼两翼全都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命令,这也是何苦一直想刻在他们骨头里的东西。

  “万胜,万胜,万胜”清军骑兵已经冲到了刘默文的眼前,他嘶吼出了明军冲锋时的口号,然后挺着长枪一头撞向了敌人。巨大的力量从枪杆上传来,鼻子一酸,刘默文的眼前便是一片的黑暗。

  “万胜,万胜,万胜”同样继承了明军传统的康从文,也喊出了多年不曾喊起的口号,然后率领着麾下的土匪扑向了敌人。

  “刀盾手在前,长枪手居中,火枪手、弓箭手殿后,佛朗机全力开火,冲啊”乡勇们还没继承明军的传统,不过军官们更加理智的调配着阵形。即便是近身肉搏,他们也要讲究个战斗队形。

  清军精锐骑兵冲垮了刘默文的步兵战线,同时造成了开战以来乡勇最大的伤亡,但他们的冲击速度也慢了下来。正在此时,何苦带着最后的兵力扑了上来,失去了速度优势的骑兵,已经不再具有绝对的优势。清军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没有丝毫的迟疑,纷纷跳下了战马,选择了步战接敌。

  满洲步卒塞外称雄,彪悍的叶赫部,骑射绝佳的蒙古人,全都被这些彪悍的满洲步卒击败了。箭法精准、身法灵活、武艺高强、力大如熊、身披重甲的满洲步卒,对何苦的乡勇们拥有着绝对的优势,他们一个人可以轻松击败五到八个乡勇。本阵已经没有火枪手了,所以乡勇步兵只能以刀盾、长枪的战斗队形接敌,虽然人数上有着绝对的优势,但还是被打的节节败退。何苦几字型大阵的中央空白区域,如今已经变成了血肉的屠场,千余名两军战士用血肉搏杀在了一起。

  几乎所有的清军都开始下马拼杀,但却有一骑仍然在冲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高头大马上盔甲鲜明的何苦。何苦早发现了这个一脸大胡子的野人,他的甲胄十分厚重,而且是清军的核心,必然是清军将领无疑,所以大胡子冲向何苦的同时,何苦也挺着长枪向他冲了过来。

  “呀”两匹战马交错之际,何苦奋起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将长枪刺向了大胡子。

  何苦不得不承认,他的骑术和武艺,全都相当的不靠谱,他拼尽全力的刺杀,在大胡子面前简直像闹着玩一样。大胡子非常好的掌握了两匹战马之间的距离,然后轻描淡写的避开了何苦刺来的长枪,并且顺着长枪抓住了何苦的胳膊。大胡子的力量非常大,他这一手,明显是想把何苦从马上拎过来,直接生擒何苦。但是大胡子没想到何苦的战马比他的战马高那么多,也没没有想到何苦战马的速度会那么的快。

  大胡子扯住何苦的一瞬间,两匹战马高速的错开了,抓扯在一起的两个人可就尴尬了。大胡子再是勇武,也是人借马力,马的力量怎么说也比人大,所以他将何苦拎过来的计划失败了,反而因为巨大的惯性与何苦一起跌落马下。

  一同落马的两个人,全都摔的灰头土脸,但大胡子依旧技高一筹,抢在何苦之前爬了起来,两步跑到何苦面前,拔出自己的后背砍刀狠狠的劈了下去。何苦的起身慢了许多,大胡子冲到面前了,何苦还是一个单膝跪地的姿势。好在何苦时常把玩武士刀,居合道的水平有了较大的提升,大胡子一刀劈来的时候,何苦及时的拔出了自己的武士刀,直接迎了上去。

  两柄利刃狠狠的劈在了一起,爆出了一片火花,何苦也借力站了起来,转身一刀砍向了大胡子的左肩。何苦觉得自己的小连招不错,但其实他并未抢到先手,在他出刀的同时,大胡子也由下而上砍向了他的右腰。

  又是两声金属相撞的响声,两人几乎同时砍中了对方,不过大家都身披重甲,自然只能听到刀刃与甲叶子相撞之声,看不到半点的血迹。这一招两人平分秋色,但何苦吃了大亏,因为他的武士刀折断了。腰间传来的巨大痛楚,更是让他连退两步,而后坐倒在地。

  武士刀这个坑爹的玩意儿是日本人搞出来的,国情不同,自然导致了武士刀在中国应用的不靠谱。武士刀是日本人从唐刀发展而来的,它兼顾了许多日本的情况,在日本非常的实用,但是在中国就完全吃不开了。日本资源匮乏,大铠之类的玩意儿完全与中国的铁甲不是一回事,所以武士刀偏重于锋利,对于破甲需要的硬度,考虑的相当不到位。这东西特别适合布衣对战,也就是何苦前几次用它时的情况,或者是武士决斗,面对充斥着厚重战甲的战场,这东西就完全不灵了。

  明朝与日本的贸易中,曾经进口过许多精良的武士刀,不过从来没有人用它们装备军队,只是当做一种好看的摆设,江浙一带对这东西早有评价,不实用。中国适合用武士刀的只有衙役,但他们承受不了武士刀复杂繁琐的保养,武士刀在中国也就彻底成了无用之物。戚继光到是吸取武士刀的长处开发出了戚刀,但也做了不少的改进,而且其实只适用于南方缺少重甲的作战环境,到了北方一样是吃不开。何苦今天第一次用武士刀对抗甲兵,然后武士刀便不负众望的断了,同时把何苦陷于了一个绝境之中。

  “哈哈哈”看着断刀、倒地的何苦,大胡子发出了一阵狞笑,然后抡刀便又杀了过来。

  绝境之中的何苦,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间,他没想太多,只是手不知道该放哪里而已。然而他却在腰间有了重大的收获,他摸到了自己的燧发手铳,当即毫不犹豫的掏枪就给了大胡子一记绝杀。

  “嘭”一声枪响过后,大胡子马上要斩下何苦首级的大刀颓然落下,他的左胸绽开了一朵绝望的红色牡丹,力量正在从他的身体上消失。

  “啊”大胡子略微摇晃了一下,然后还是嘶吼着扑向了何苦。

  如此近的距离被火枪命中,何苦以为大胡子死定,全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扑过来,吓傻了的他,直直的把手铳向前怼了过去。这一下正中大胡子的脑门,可被枪管杵了一下的大胡子,还是扑到了何苦的身上,只是他已经不动了。

  “啊”何苦已经无暇判断大胡子是否是一具尸体,他快要被吓疯了。所以他两声吼叫,把手铳的枪柄当成了榔头,翻身把大胡子按在了身下,对着他的太阳穴便一下又一下的砸了下去。

  大明崇祯十六年二月初十,清崇德八年二月初十,明登州卫指挥佥事何苦阵斩清军参领、闲散宗室赫图于莱州王徐寨前所城下。

  哆啦南明A梦



哆啦南明A梦 https://new.lnwow.co/Read/590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