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扫荡巢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哆啦南明A梦第九十一章 扫荡巢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康从文进来的非常不是时候,何苦两口子正想腻歪一下,康从文未经通报突然闯进来,人家两口子的姿势、状态可就全都非常尴尬了。尤其是可恶的是,康从文一路硬闯,后来还跟着几个阻拦他的护卫,何苦两口子就更是下不来台了。王玉璇一张脸红的像夕阳一样,都快出血了,赶紧从何苦身上下来,退到了一边。

  “老康,你干什么?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啦?”何苦挥手让追来的护卫退下,然后很是不悦的问了康从文一句。

  当初何苦兵微将寡的时候,他连收编康从文都不敢,每次见了康从文,也都会客气的叫一声康大哥。如今何况兵强马壮,康从文那点小势力完全不够看,何苦早就把当成了自己的下属,当然何苦对他还是很客气。不过今天康从文过分了,何苦刚刚那个状态被生生打断,火气可不是一般的大,也是强忍着才没有骂人,但康大哥也变成了老康。

  “康千户先喝碗热茶吧!”王玉璇很不想说话,她很想隐身,但是现在越不说话越尴尬,所以亲自端了杯热茶给康从文。

  “指挥大人,您得给我做主,给我们一寨的老少做主啊!”康从文更加过分,居然离都没理王玉璇,直勾勾的扑到了何苦身上,拉住何苦的手使劲摇了起来。

  “你干什……出什么事了,你冷静点,慢慢说!”何苦瞬间暴怒,但是他很快冷静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康从文眼神散乱,已经有些呆滞了。康从文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若不是出了大事,他绝不可能变成这样,难道说清军打过来了?

  “全没了,我们石围山让人给剿了,老少爷们的无头尸体全给垒在寨门口,妻子家小全都没了,德顺兄弟也没了!啊啊啊……呕……”康从文哇哇大哭,然后就干呕了起来。

  这次全军分散,在辖地内大耕种,康从文也带着一帮兄弟出去种地了,而且因为何苦特意观照,康从文的片区距离他的老巢石围山很近。带着兄弟们忙完了地里的活,康从文便就近回了趟老巢,想把自己私藏的战利品给家里人分分,顺便在王德顺面前显摆一下。然而当康从文顺着熟悉的山路回到山寨,他看见的不是曾经的那个家,而是一片人间地狱。

  康从文此次出兵助战,几乎把山寨里的青壮都抽走了,山寨里剩下的都是大伙儿的家眷妻小,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不过康从文觉得自己抱上了何苦的大粗腿,也能算是官面上的人了,石围山又地势险要,根本不会有人来找他们的麻烦。但是显然有人来找了他们的麻烦,而且下手非常的很辣残忍,除了王德顺下落不明之外,寨子里的男丁几乎被斩尽杀绝,无头尸身全堆在了寨门口。这些都是康从文相处了十来年的亲人,即便没有了头颅,康从文也一样认识他们,钻心之痛啊!男人都死了,剩下的事也就不用猜了。山寨被搜刮一空,女人也全都没了影子,一些孩童的尸体散落在山寨的废墟中。

  “什么人干的?”康从文讲诉玩了石围山的惨状,何苦的后背就开始发凉了,这是有小股的清军渗透过来了吗?

  “不知道啊?”康从文哭的更加厉害了。

  杀男丁,割首级,抢财物,掳掠女眷,焚毁山寨,单从这些现象看,很想是大明官军的做法,可是眼下哪里有官军会来做这种事呀!清军大兵压境,虽说有何苦在前面东挡西杀,但登州全境也都是很紧张的。卫所的官兵们肯定都忙着整理防务,谁会去大山里祸害康从文的老巢。而且王德顺是个见过世面的,如果真是官兵来了,他肯定会说明自己的身份,有何苦这个登州卫指挥佥事的名头罩着,官兵是不会对他们动手的,不然不成了窝里反了。

  若说不是官兵吧!土匪和清军也都不合理。土匪会杀人,当不会赶尽杀绝,他们是很愿意招降的,同时土匪不会焚烧山寨,而会留作自己日后的据点。清军可能会造成这种惨状,但是他们的攻击是有明确目的的,那就是抢劫。放着大路上的富庶城镇不抢,跑到深山老林里去抢穷得叮当响的土匪山寨,清军不成了傻子了。康从文分析了许久,也只能说一句不知道。

  “来人,传令,千户以上的文武官员到中堂议事!”康从文的老窝给人抄了,居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何苦的本来就一肚子火,这下可是有了发泄口。

  众将聚集之后,大伙儿又把案情给分析了一遍,何苦更是把见过石围山惨状的军官,挨个给过了一遍,生怕康从文太过悲伤,略过了重要的线索。集体智慧之下,依然是毫无进展,这根本就是个无头案。石围山被人攻陷的时间不长,从现场孩童尸体的情况看,撑死了也就半个月左右,可是一个活口也没留下。而且从各方面分析,既不是官军,也不是土匪,更不是清军,好像谁都不会干这个事。

  “妈的,邪了门了,石围山虽然不在我们的辖地里,但就在我们辖地的边上,老康和老王也是咱们兄弟,日常走动频繁。他们突然让人给灭了门了,咱们居然半点线索都找不到,这不扯淡嘛!”众人在康从文的哭声中分析来分析去,然后就把何苦给分析火了。

  “狗剩子,你们侦查百户给老子全员出动,就是把登州给我翻过来,也得把仇人找出来!”何苦把闹心事扔给了第五胜。

  “七哥,这个……”第五胜懵了,找仇人容易,问题是找什么样的仇人啊!总不能把登州境内所有的势力都给挑了吧!现在没人知道仇人是个什么样的呀!

  “嗯,石围山的女眷肯定是被掳走了,死难兄弟的首级也肯定是被仇人带走了,找这些女眷和首级就是,他们在谁哪,谁就是仇人!”葛隆的思路相对清晰一些,但是这兵荒马乱的,要找一堆女俘虏和一堆死人脑袋,也不是见容易事,因为满世界都是,不好分辨啊!

  “东翁,学生觉得仇人可能是登州卫的官兵!”许久没在何苦面前出现的朱沃,一直闭目养神,直到葛隆说完了,他才突然冒了出来。

  “登州卫?你怎么知道的?”何苦一脑袋问号,朱沃一直是看家选手,除了处理点记录类的公文,基本什么都不干,他怎么就猜出来了呢!

  “学生也是猜测,不过综合手中的案牍分析,九成是登州卫的人做的。可令第五胜兄弟按照兴平兄提及的要点去哨探一番,而后便可坐实!”朱沃好像诸葛亮附体了一样,神戳戳的笑了起来,当然笑容也不是很明显,毕竟康从文哭的正惨,他可不想得罪人。

  随着何苦的逐步崛起,朱沃的想法已经变了又变,他不再想离开何苦了,反而很想辅佐何苦成就一番大事。他是起家的班底,但是因为前期不积极,这首席文臣的地位,早就给葛隆抢了去。朱沃这次便是要发力,治事理政他不如葛隆,但是分析判断,葛隆可就不如他了。朱沃便要靠今天的一席话,重新夺回自己首席谋士的地位。


哆啦南明A梦 https://new.lnwow.co/Read/590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