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情种皇帝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医国高手第六十六章 情种皇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垂头丧气地从慈宁宫里出来,福临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个人世间,皇帝不是最大,最大的是礼法。

  还没回到乾清宫,福临就下定了决心:“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坚决不能让宛儿嫁给博果尔。若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这皇帝不做也罢。”

  继而又想:“母后只所以不让朕纳宛儿为妃,是怕朕太宠她而冷落了皇后。哼,冷落了又如何?还不是因为她是您侄女?您只想到侄女,就不为儿子想一想?八万匹马重要,还是儿子的心情重要?让儿子终生不开心颜,即使有万里江山又生而何趣?”

  “事做得够绝的。竟然把宛儿指给博果尔,让兄友弟恭那一套束缚住朕,免得朕用强。哼,博果尔又如何?他只要敢跟朕抢女人,朕就当面羞辱他!哼,早就给你戴了绿帽,你可以假装不知,若是当面给你戴绿帽,看你能受得了不?!”

  福临边走边恨恨地想。等回到乾清宫,他的主意也打好了。

  展开一张宣纸,提起朱笔,稍作沉吟,录了一首岑参的《春梦》:

  “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枕上片刻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写完,题上款,钤了印,叫过吴良辅。

  “吴良辅!”

  “奴婢在!”

  “你去趟鄂硕府上,把这首诗赐给宛儿,并告诉她,朕不能让太后收回成命,让她暂且耐心等候,朕一定会迎她入宫的。”

  “嗻!”

  吴良辅磕个头,领了旨,捧着御笑亲书的条幅,去鄂硕府传旨去了。

  ……

  自此之后,福临被两种情绪煎熬着,一种是对母后的怨恨,一种是对董小宛刻骨的思念。

  这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脸上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

  每日去慈宁宫请安倒是一趟不少,但母子们之间却是产生了很大的隔阂,那种天然的亲近感荡然无存。

  布尔布泰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却也无可奈何。

  心想:“他们爱新觉罗家的,都是情种,只要看上的女人,那是一定要弄到手不可。只盼大婚之后,皇后能让皇帝收收心罢。”

  ……

  五月十三,辰时,北京乾清宫。

  福临与四大辅臣正在议政,福临面无表情坐在须弥座中,索尼、遏必隆、苏克萨哈、范文程跪在下面。

  “启奏皇上,奴才接到线报,朱由榔亲征四川之后已经回到南京。听说他回京后,立即着手准备两件事。一件是科考,拟跳过乡试,于八月会试;另一件是准备对江南用兵。”索尼奏道。

  “用兵,不可能吧?他跳过乡试说明这是缺人了,病急乱投医啊。没有人做官,他即使打下江北,又能如何?而且,他一直在打仗,没有休养生息,继而迁都,耗费了多少银两?据臣估计,他的国库早就空了,偏偏又不愿意加赋,加饷,他哪来的银子打仗?难道说他去了一趟四川,得了银子了?”范文程道。

  “那怎么可能?四川虽然号称天府之国,前些年被张献忠把地皮都刮了三尺有余,川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嗷嗷待哺,只有花银子的份,哪会有银子让他拿?”遏必隆接着说道。

  “说的是呢。可是,线报说明军确有调动迹向,难道朱由榔真要进军江北?皇上,奴才以为,对于朱由榔不可以常理忖之,应该令各处军镇加强戒备,防止被明军偷袭。”索尼道。

  “索尼,你刚才说明军有调动迹向?”福临淡淡地问道。

  他眉头紧锁,不知是听到明军要进军的消息愁的,还是有别的心事。

  “回皇上话,臣接到线报说,李定国已经从南京出发,其左路军正从江西往湖南运动。同时,吴三桂来报,艾能奇在汉中也似有进军西安的意图。”索尼奏道。

  “密切注意李定国的动向。他的左路军若对我用兵,必然自襄阳北上取南阳。让南阳守将多派探子,看看李定国有无进驻襄阳之意即可。”福临道。

  “嗻。”索尼应道。

  “皇上,臣以为,明军若从南阳北上,不大可能于此时进攻。”范文程奏道。

  “为何?”福临问道。

  “皇上,黄河马上就要到伏汛了,按照往年经验,黄河十年倒有九年决口。若是此时进军,不正好赶上伏汛吗?若真是黄河决口,他纵有再厉害的火器,怕也难以逃出泥泞之地。”范文程道。

  一听此言,不但福临,索尼、遏必隆、苏克萨哈也都是眼前一亮。

  “范大人此言极妙!李定国若不攻打河南还则罢了,若是攻打河南,我们可以示敌以弱,佯装败退到黄河北岸,待其追过黄河,黄河不决口,我们也可以让它决口!”索尼击掌称妙。

  “是啊,范大人的主意甚是高明啊。”遏必隆、苏克萨哈也是连连点头。

  “索大人,不可。赶上汛期,黄河决口那是无法,非人力可为,若是人为决开黄河,河南百姓可就受苦了。得民心者得天下,民心若失,比黄河堤坝决溃还要可怕啊。”范文程本意并不是决水淹敌,那样虽然可以给明军造成巨大伤亡,但同样,也会淹死很多百姓。

  若是此事传出,残暴之名就算是落下了。

  “范大人,你也太迂腐了。昔日关羽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也没有落下骂名,反而得了个有勇有谋的美名。”索尼驳道。

  “索大人,关羽并非决堤放水,而是因为霖雨导致了水灾,于禁庞德身陷其中,被关羽乘船攻之。”范文程道。

  “范师傅,兵者诡道也,不可泥古不化。明军势大,吃斋念佛若能把他们念死,朕宁愿出家。可是不能啊,明军杀戮我大清勇士时,却也没有丝毫怜悯之心。此事就这样定了,若明军进攻河南,就依此计。”福临没有再让范文程说下去,直接就拍板作了决定。

  “是,奴才太过迂腐了。”范文程听皇上拿了主意,也就不再多说。

  不过,他又奏了另外一事:“皇上,奴才这里有份折子,是礼部所列皇上大婚所用银两花费,请皇上过目。”

  “六百万两,如此奢靡做甚?!”福临一看折子,不由大怒。

医国高手 https://new.lnwow.co/Read/591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