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到底何为明君?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宋振兴攻略第一百五十章 到底何为明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赵桓其实早就想到了很多办法,比如汴京守卫战之中的一些敌人的做法。他也看到了种师道那个笑容。

  种师道,上套了。

  他这么久的仁义表现,或者说傻甜白的表现,终于连人精的种师道都骗过了啊。

  在一开始,他就知道大同府无法堂堂正正的正面拿下。

  无法正面拿下,就意味着要用些阴险的招数。

  而这些招数之中,最阴毒的手段,完颜宗望就曾经对汴京用过。

  完颜宗望曾投掷了大量瘟疫的衣物,顺着汴河,飘进了汴京城内!

  自己为何做不得呢?!

  很多阴险的招数他不是没有,甚至比这完颜宗望的招数更多。毕竟经历过九百年后信息ào zhà的时代,自然知道很多奇怪路数。

  但是,他立志要做一个明君的,如果干这种生化战灭城的事,那还是明君吗?

  所以,黑锅臣子得由来背。种师道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而且河东路的地盘上,只有他能背的动这个有损天和之名。

  曹操为父报仇屠徐州而遗臭千年,被骂枭雄,染白脸。

  自己要是真的毒杀一城百姓,那岂不是要在青史上,留下浓郁的一笔的污名?

  赵桓之所以迟迟没有说话,就是在思考一个重要的问题。

  在太原城短暂停留,把自己心中预想的东西搞出来,到那时,种师道肯定知道该怎么做。

  那赵桓这个皇帝,就是收复失地,心怀百姓的仁君。

  而种师道就成为了大同府灭于瘟疫的罪魁祸首。

  大臣不背黑锅!那还是大臣!

  忠臣不背黑锅,那还是忠臣吗!

  对,没错就是这样!

  一个帝王,就应该腹黑,就应该如此!

  一个帝王,如果没有点权谋之术,那还是帝王?

  自己让种师道背个黑锅而已。

  这口锅,哪有晁错的黑锅大?哪里有霍光背的黑锅大?哪里有李林甫背的黑锅大?哪里有童贯背的黑锅大?哪里有严嵩背的黑锅大?

  古代的忠臣,不都是拿来卖的吗?

  奸臣一个个滑不溜秋,能抓到他们吗?

  “朕要好好思量一下,这大同府攻克之道。种少保早些休息。这英才录,这种家遗录,还有这大宋新兵制,晚些也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赵桓说着,就走下了大驾玉辂的车架。

  种师道摇了摇头,今天的官家有些奇怪啊,平日里,总是絮絮叨叨问个不停,这会儿还没说几句,就不说了。

  不过他还有很多事要忙,官家说不急,是官家不急,但是种师道却不能不急。

  他已经七十五岁了,趁着还能看得见,握的住笔,好好把自己没有完成的这三册笔录,好好写完才是。

  大宋在新官家的引领下,应该能走向新的高度才对。

  可惜喽,自己看不见了。

  赵桓下了马车,揉了揉眼睛,这到了河东路之后,风沙就异常的大。

  自古以来,所有的帝王都是这么做的,被卖的忠臣比比皆是。

  自己做这事,也不见得多么过分啊!

  就是背个不义之战的黑锅而已,这兵戈相争,哪里有大义存焉?

  也就是让种师道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污渍而已。

  靖康元年桃月末,永定军节度使种师道,投带毒皮革数万,大同城决人寰,了无生机。

  就这一点点嘛,能影响种师道的伟光正吗?

  根本不会!

  种师道这个人,这么个忠臣,不好好利用,是一个好的帝王吗?!

  对,没错,就是这样,朕现在也是一个合格的帝王了,可以卖队友而面不改色。

  该死的,这风怎么这么大!该死!

  从来都是如此,所有的帝王都是如此!自己凭什么不能做!

  只是,他忽然想到了当初在朝堂上他问大臣们的那句话,从来如此,便对吗?

  对吗?

  赵桓停下了脚步。

  种师道,七十五岁,永定军节度使,拥兵十万,坐镇永定军路,震慑大宋西军将门。

  传三代而终,至种师道已经绝嗣。

  三代七十多名子侄战死沙场。

  收七十二名义子,所剩无几。

  七十五岁,千里勤王终不悔,以老迈腐朽之躯干,勤于王事,依旧随自己出征征战河东。

  临死之前,书三笔录,英才录,种家遗录,大宋新兵制录。

  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自己要将这样的臣子推出去背黑锅,然后还怡然自得什么帝王之道。

  他摊开双手,抿心自问,这还是自己吗?

  那个来自后世的五好青年。

  不是了。

  自己这个皇帝当的是真的难啊!

  赵桓摇头叹气,驻足良久,扭头回到了大驾玉辂之中。

  一群封建帝王做的事,自己也要学着做吗?!

  滚特么的帝王术!滚特么的忠臣黑锅的套路!

  都是封建帝王的局限性,自己也要局限在这种循环之中?!

  自己还做什么狗屁明君!

  自己还算什么狗屁明君!

  既然这大同府不好拿下,那就徐徐图之!总会有办法的!

  车到山前必有路,水到桥头自然直。

  种师道这样的臣子真的拿去背黑锅,自己与这历史上一溜的昏聩君王又有什么区别!

  这种做法,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傻白甜怎么了!傻白甜就做不得明君了吗?!

  朕,偏要试试能不能!

  种师道看到官家转回,也是讶异,难道是发现了自己的谋划?

  官家天资聪颖,猜到也不例外。

  他笑着说道:“官家驻足车下良久,捶足顿胸,是有什么烦心事吗?这大同府之事,臣有一策,可定乾坤。”

  “昔日有完颜宗望投瘟疫之源衣物,到汴河,顺流进入汴京之中。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大同府不日即破,官家无须挂怀,只是此事,有损天和。”

  “还是老臣来做就是。”

  种师道笑着说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投掷瘟疫,这种战法很常见,他有了一些更多的想法,保证一战定胜负。

  不义之战而已,官家的肩膀还扛不起这么大的污名。

  自己已是将死之人,又有何惧?

  既然官家能拿出军功爵均田府兵制,自己投桃报李,舍得身前身后名就是。

  赵桓站在车门上,久久无言。

  自己想的事,原来种师道早就已经打算好了呀。

  “本意是让官家多想想那些阴晦的事,宽仁在这乱世,并非明君之举。不过老臣一想再想,还是不让官家往阴晦上想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官家有官家的秉性。由心而为即是。”

  种师道说完奇怪的看着官家,平时里唠叨个不停,今日异常的沉默。

  “少保可知天花?”赵桓冷静的问道。

北宋振兴攻略 https://new.lnwow.co/Read/603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