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范汝为在福建路揭竿而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宋振兴攻略第三百一十八章 范汝为在福建路揭竿而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此时的孔彦舟带着十万禁军,退回了荆湖南路,说是十万,其实有三万多是吃空饷。也就七万余人。

  他捞钱捞够了,怎么会死战不退?

  赵构深知他无人可用,秦桧的政策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每一项执行都需要大量的时间,眼下最紧要的就是如何拿回荆湖北路。

  荆湖北路为何如此重要?因为荆湖北路关乎着蜀中。

  峡州是蜀中的大门,每年蜀中的赋税都会顺着大江而下,在江陵府,卸船,然后转运到汴京去。

  而赵构哄骗的两川之地的蜀中,本身就是哄骗,他本来意图变成既定事实,强行bǎng jià蜀中到自己的站车上。

  而峡州一丢,那蜀中的赋税就要在江陵府转道汴京了!

  这让赵构异常的惊恐。

  本身荆门军的驻扎,目的就是防备赵桓从襄阳而下,攻下荆湖北路,杨幺等人的zào fǎn,打乱了赵构的部署。是的荆门军在鼎州、岳州等地平叛。

  但是没想到赵桓如此果断的就拿下了荆门、岳州等地,让赵构始料未及。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赵构异常愤怒的喊道!

  而此时的杜充瑟瑟发抖,孔彦舟是他的人,本身他在荆湖北路望风而逃,乘坐快船跑回了临安,就已经让他所谓的相位不稳,现在孔彦舟不战而退,更是让他恐惧。

  而且他看着端坐在中书舍人位置的秦桧,就更加头疼不已。

  “官家,荆湖北路的形势十分严峻,必须用最快的速度,重新收复荆湖北路,否则汴京只需从归州,过白帝城入蜀中,那一切皆休。”

  汪博彦最先发声,他这句话直接就诛了杜充的心。

  杜充面色煞白的说道:“官家,臣会催促孔彦舟,用最快的速度,重新收复荆湖北路。”

  “杜少宰,此时说这话是不是为时已晚?”

  “汴京到岳州的距离,和临安到岳州的距离一样,都是两千余里。孔彦舟既然第一次挡不住杨幺,第二次就能挡得住了吗?”赵构愤怒的说道。

  他发现一个恐怖的事实,那就是自己手中无将。

  本来在他的计划里,就不存在fǎn gong汴京的选项,就没有在这方面下心思,而此时他到用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头居然没有一个可用的将领。

  “黄潜善黄少卿,两个月,朕给你两个月,率领兴从淮南而出,进攻荆湖北路的鄂州。”

  “严令孔彦舟,从潭州入鼎州云梦泽。”

  “两路大军齐出,务必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拿下整个荆湖北路!”赵构声音非常的冷漠,他大声的说道:“如果两个月内,无法平定荆湖北路的复叛,让孔彦舟提头来见!”

  而此时的杜充心思已经歪了,毕竟在临安城里,还有个金国使者,等待着宣读金国的诏命,册封赵构为吴国皇帝。

  这件事虽然是个机密,但是早已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

  良禽择木而栖,既然赵构这里已经容不下他了,自然投了金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汴京他知道,是回不去了。

  就他在沧州做的那些事,汴京皇帝知道的门清,他回汴京,会被赵桓大卸八块的!

  而此时的沈从,也从宫中点了一千五百亲从官,乘快马南下荆湖北路,而张叔夜同时率领一万捷胜军,从汴京而出,前往赵构想要攻打的鼎州,而宗泽被任命为了荆湖北路的总管。

  统领整个荆湖北路的防务。

  赵桓手里握着高精细的地图,他能不知道荆湖北路在这场国运之战中的重要性?

  所以,沈从的确是个总教头,五品的官。

  而宗泽,才是此次荆湖北路攻防战的防务总管。统管荆湖北路的军事,防备赵构的反击。

  而此时的京中,仅剩两万捷胜军,而之前的两万永定军,都被赵桓解甲归田,帮助李纲和孙博进行均田和河北路填坑的事了。

  官吏紧缺,是赵桓面临的主要问题,而赵桓的官吏多是来自军卒。

  这并非自砍手脚。

  因为防备赵构,只需两万精兵足矣。赵桓还怕他不来呢。

  汴京有两万捷胜军,赵构有一万个胆子,都不敢过长江,越雷池一步,入淮北攻城略地。

  雷池是长江上的一个湖泊,是进攻淮北的战略要地,本来赵桓人手不够,赵构趁虚而入的话,会给淮北造成很大的麻烦。

  但是赵桓已经看死了赵构,他现在根本无力北上,所以淮北之地,还是由原来的禁军防守。

  都是禁军,只要淮北禁军能抗住几天的时间,赵桓就会御驾亲征派出自己的两万禁军,打的赵构头皮发麻。

  均田并没有在淮北进行,所以淮北的禁军也未解散。

  赵构为何无力北上,荆湖北路的杨幺彻底反了,赵构就已经很头疼了。现在荆湖北路战事吃紧。一件更让他火急火燎的事发生了。

  盐政,官制官卖法出事了。

  福建路的范汝为zào fǎn了!

  赵构异常头疼,范汝为杀散军兵之后,聚众越来越多,气焰日益,贼马数万,已经攻破了建阳城。

  而福建路的统制李棒和王民两人进攻了范汝为。

  可惜被范汝为利用官军不熟悉山川道路,放任其入山,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把官兵拖的疲惫不堪。

  埋伏好的范汝为,趁着王民和李棒的军队,陷入了泥沼之中的时机,从四面奋勇进击,全歼了李棒和王民,聚集数万人,攻城略地。

  赵构现在扑火都来不及,北上?能把自家后院安稳住再说。

  范汝为等人,为何因为盐政而zào fǎn?

  汪博彦曾提议官制官卖法,在福建的下四州实行的官制法,彻底将范汝为等人逼上了绝路。

  福建下四州的百姓,有很多失地的农民,他们没有地为生,就自发组织起来,以贩卖制私盐为生。

  而且因为官盐质低价高,导致私盐极为畅销,非常受欢迎,所以,这群百姓虽然没了土地,自然还能过日子。

  但是现在赵构一条政令下去,百姓们活不下去了。

  所以范汝为才揭竿而起!

  “官家,还是招安吧。不能打啊!”汪博彦同样擦了一把冷汗,杜充坐立不安,他汪博彦也坐不稳啊,他的盐政刚实施不到一个月,百姓就告诉他们,这个盐政,不行。

  “官家,要不然废掉新盐政?以平复福建祸乱?”杜充笑着给了汪博彦一刀。

  刚才汪博彦捅他捅的开心,现在轮到他了。

  赵构摇头,说道:“不,必须平叛,此事涉及到了国本,必须镇压!”

  “令神武军节度使辛企宗进兵福建路!务必两个月内平叛!”

  赵构必须派兵镇压!这是盐政啊!他的钱袋子!

北宋振兴攻略 https://new.lnwow.co/Read/603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