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种少保坟前跪像+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宋振兴攻略第四百五十章 种少保坟前跪像+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完颜娄室看到了晨曦中的燕京城,这个城池,充斥着生机和昂扬。

  这是在金国根本看不到的盛景。

  在大宋周围的田地里,都是耕作的农夫,他们看到军卒路过的时候,甚至会送鸡蛋给军卒,但是最后这些鸡蛋都留在了路边。

  不拿百姓的任何东西,是大宋官家赵桓反复强调的内容。

  河间军是执行最彻底的地方,冻死不拆屋,饿死不虏掠!

  永定军的口号是秋毫无犯!

  捷胜军还没有,但是他们正在努力的规范自己的军纪。

  倒是不少的军卒被老农拉着问是哪里人,家里几口人,是否婚配,俨然是一副嫁闺女的样子。

  这一切都让完颜娄室说不出的艳羡。

  没办法,金国的军卒所到之地,百姓唯恐避让不及,不吐口痰砸个臭鸡蛋,都是好的了,还送鸡蛋,嫁闺女?

  完颜娄室呆呆的看着这燕京路的变化,当初,他曾经来到过这里,和耶律大石在被这个名叫龙门壁的地方,打过一仗。

  耶律大石完败被俘虏,而后带路到了青冢大营,也是那一战,自己俘虏了辽国的皇帝,耶律延禧。

  他是金国赫赫有名的战神,少时随着完颜阿骨打征战南北,无一敌手。

  今天莫名其妙的败在了一个不知名的都统手里。

  “为什么你们会被百姓欢迎?”完颜娄室愣愣的问道,这太奇怪了,大宋的军卒不是贼配军吗?

  刘复哈哈大笑的说道:“他们看到了官家赐下的王字龙旗,知道是六足四翼的王正臣的军将到了,自然会来看个热闹啊。”

  六足四翼吗?那是什么?不过,完颜娄室没有了再开口的兴趣。

  自己知道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死在铡刀之下?

  完颜娄室看到了燕京这个超级大城,他看着巍峨的城墙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这座现在仅仅民夫就数十万之多的燕京城!

  城墙将近四丈高!还有河间军的旗帜在城头飘扬着,自己五千人,想拿下这样的大城。

  痴人说梦。

  数字在纸面上摆着的时候,总是让人有些怀疑,完颜娄室见过最大的城池是大同府围五十里,他将围七十二里的概念,套在大同的身上。

  现在想来,自己所谓的千里奇袭,最后的结果,可能真的是铁槊砸在城墙上,砸下些齑粉,再没有其他。

  五千人无法撼动的超级大的城池。

  他进城的时候,看到了铺面金砖的御街的时候,再次深深的叹息,这种砖,他见过,在辽上京的王宫里有一处寝宫,铺着这样的金砖。

  而这样的金砖,居然铺满了整整一个大街!

  而且四处的民居,居然也能看到金砖的踪迹。

  大宋富硕,果然是真的。

  完颜娄室是在刑狱中见到了已经改名为王家彦的完颜宗干。

  “我给你带了一壶好酒,大宋的官家可能不会见你了。你的斩立决的诏书,已经送到了刑部。罪名是战争罪。这个大宋的官家,还是蛮会起名字的嘛。”王家彦给完颜娄室到了一杯酒说道。

  “嗯,你怎么样?大宋的皇帝杀不杀你?”完颜娄室啃了个鸡腿,笑着问道。

  王家彦挠了挠头,说道:“我这颗脑袋在大宋不值钱。不是说我不值钱,是大宋的官家手里有一大堆的参事,枢密院专门养了一帮人,怎么谋划灭了金国。我这颗脑袋在大宋没什么用。”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况且那些参事们都是绝顶聪明的人。”

  “这样吗?那你岂不是没用了?没有用的人,大宋养你做什么?”完颜娄室有些哑然,停了一下,喝了一盅酒问道。

  完颜宗干摇了摇头说道:“王禀活着的时候,我应该死不了,你给我的辽东千年老人参,我给了王禀给他补补身子,省的早早死了。”

  “只要他安稳的待在山海关,不出击的话,应该能活到好久。”

  “只不过可能我无法留下儿孙,大宋的皇帝是个小气的人,他不会允许的。”

  完颜娄室点了点头,说道:“嗯,看也看过了,赶紧回山海关,没事别在大宋的皇帝面前晃荡,万一他哪天杀意起来了,杀了你,王禀还能为了你造反不成?”

  完颜宗干笑了起来,那个脊梁骨随时都挺的笔直的王禀,为了自己真的不至于。

  他笑着说道:“那怎么可能!王禀这家伙左边脸上写忠,右边脸上写着义,天灵盖上顶着为国赴难,和你一样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

  “指望他造反,还不如指望老母猪爬上树。”

  “这里还有条东坡鱼,我专门买来给你的,多吃点。那我走了。”完颜宗干起身转身离开。

  他离开了刑狱,走出阴森的大牢的时候,跪在地上用力的磕了个头,这个头很用力,砰砰作响,砸出了血迹。

  这个头,给即将赶赴刑场的完颜娄室。

  这是金国的战神,他随着完颜阿骨打,也就是他的父亲四处征战,庇佑了金国的周全。

  可是现在,他也要走了,自己父亲留下的最强的一尊战将。

  完颜宗干站起来的身形有些踉跄,他不是个军卒,他无法理解完颜娄室那种生死看淡的模样。

  所以他惜命,他害怕死。

  从什么时候开始,金国开始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大概是从收拢刀兵安地方那条政令开始的吧。

  完颜宗干想起自己执行的这个政令,就感觉到了荒唐。

  明明一个从设计到执行,看起来都是一条善令的军令,执行到最后,却成为了压榨百姓的工具。

  自绝于百姓。

  完颜宗干看了一眼刑狱,完颜娄室的死,完颜宗望这个二太子,他绝对参与其中了!

  那封射进山海关的第二封信!他亲眼看到过,字迹绝对是完颜宗望的一名亲信!

  赵桓最后还是来到了刑场,这是条汉子。

  他看到了完颜娄室的样子,精气神还不错,符合赵桓对战神这个词的一切理解。

  面对生死的大淡定和豁达。

  他跪在那里静静的聆听着大宋官家对他的审判,从河东路的朔州到山阴,他亲自纵兵劫掠杀死的百姓人数。

  直到这个时候,这个金国的战神的表情才有了一丝的愧疚,跪倒在了铡刀之前。

  “官家,铡了完颜娄室,就和金国彻底不死不休了。”宇文虚中及时提醒道,他并没有劝谏赵桓的意思。

  因为他是燕京府的经略使,这场审判完颜娄室的刑场,他是主事之人,他已经将斩立决的牌子扔到了行刑台上。

  “不死不休就不死不休,谁怕谁?”赵桓笑道。

  铡刀落,人头滚动了两圈落在地上。

  “哎。”

  他在为完颜娄室可惜,这要是生在大宋,说不定能摆在武庙里,享受历代君王的香火。

  赵桓站起来说道:“人死了,把他埋了吧,别暴尸了,到时候整条街都臭了,大夏天再闹出了瘟疫。”

  “还有,给种少保的坟前立个跪像。把这完颜娄室给弄上。”

  赵桓始终把种师道的过早去世,归结到随自己北上云中路亲征的颠簸上。

  这一切都怪金人!

  他其实知道种少保的离开,其实自己也有一定原因,他袖子里装的那三本札子,《种家遗录》、《英才录》、《大宋兵制》可是他榨干种师道的铁证。

  赵桓其实很想去勾注山下看看种师道去,跟他炫耀一下,自己这一年都干了些什么。大宋起了哪些变化,好让他在地下安心。

  但是现在天德州之战正走到了关键的时刻,自己移驾只是给岳飞他们添乱。

  而此时的岳飞看着面前的天德州城,连连摇头,这群家伙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突围,否则粮草耗尽。

  岳飞看着天德州笑着说道:“我以前的时候,听家里人说,在山里抓到了老虎,要小心翼翼的放干净它们一滴血,哪怕还有一滴血,都不要靠近,随时都要小心,野兽的反扑。”

  “困兽犹斗!况人乎?”

  孙翊挠了挠头,说道:“岳校尉该怎么办?你明说,我没听明白。”

  “就是围而不攻,他们突围就炮轰。”岳飞说道。

  孙翊点了点头,这种军令,他非常的喜欢,谁愿意没事让自己的军卒去拼命?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那么做。

  孙翊领命而去。

  现在大同府的军器院正在日夜生产不靠谱的蒺藜炮,这东西虽然不可靠,但是真的很好用。

  


北宋振兴攻略 https://new.lnwow.co/Read/603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