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管这玩意儿要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宋振兴攻略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管这玩意儿要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是应天书院?”赵桓愣愣的问道。他还以为是应天书院。

  结果一个‘应天书院修身院’,是什么鬼?

  应天府(商丘)。

  赵桓对这里印象不太好,因为正常历史线里,就是赵构在应天府这地方,收拢了南逃的禁军,收拢了二十万人,看着宋徽宗和宋钦宗被俘。

  赵构丝毫不为所动,任由民间组成的义军驰援汴京,而自己却准备着登基诸事。

  而应天书院就在应天府,赵桓对这里的感觉就更差了一些。

  【历史事件提醒:应天书院,由五代十国的商丘人杨悫所创办。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应天书院成为府院,庆历三年(1041年),应天府升级为国子监。成为大宋最高学府。】

  赵桓看着系统介绍,有些恍惚。

  国子监的规制,其实是在国、府、县三级学校中,属于国子监一级院校。

  赵桓一直以为是应天书院出了大事,感情自己误会了?

  “官家啊,应天书院乃是国子监,自然和这次的‘应天书院修身院’之事,没有丝毫的联系。”宇文虚中赶紧解释着。

  他大清早还没起床,就被叫到了文德殿,还以为是出了什么要命的大事,没成想是官家以为国子监出了大事。

  宇文虚中看着官家脸上的震怒消失,才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那‘应天书院修身院’乃是假借应天书院之名,大肆在民间招摇撞骗。才有了眼下的案子,官家莫要着急。”

  赵桓这才放下心来,当他知道大宋的第一学府,应天书院出事的第一时间,就是有些惶惶,没成想自己误会了。

  怪不得赵英敢劝他押后处理。

  应天书院,是赵桓在蔡京的三级学府制度下,一个重要学制改革的试点,是赵桓第一次进行分科授学的地方。

  这要是出点什么事,会给本来就有点捉襟见肘的人才储备,带来极大的隐患。

  赵桓收到应天书院出事的第一时间,还以为是有人准备跟自己过过招。

  赵桓的分科治学、授学以及新教材和识字班,是一整套的文化制度的改良,他还以为是守旧派们派出了代表人物,跟自己争夺知识的解释权。

  结果是虚惊一场。

  赵桓这才打开了札子,不过他看着依旧是火大!

  “即使不是应天书院出了问题!那也必须重视!是谁在其中获利,是谁在其中充当保护伞,是谁在其中当这个刽子手,都要查清楚!”赵桓摔了札子,非常气愤的说道。

  这个假冒伪劣的应天书院修身院,走在了时代的前沿,是一个全国连锁性质的私塾机构。

  李邦彦原先的书坊就是全国各大州都有门面,只不过他倒台的时候,那些书坊都被查抄,归了内帑。

  后来以李邦彦的那些书坊为根基,组建了大宋书坊。

  还有内帑那些通行天下的票号钱庄,组建了大宋钱庄。

  而建阳余家更是把书坊的生意,做得整个南方都是建阳余家的场子。

  所以这个修身院的私塾机构,做的整个大宋都是,一点都不稀奇。

  私塾,赵桓曾经和李纲讨论过,是否取缔那些书院,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没有完全的公平。

  必须要有私塾,来补充大宋的教育体系。

  结果现在就是这家名为‘修身院’的书坊出了事。

  这个案子是赵桓登基之前的案子。

  宣和七年,金兵南下时候,被迫结业于‘修身院’的张琦,回到家中,烧毁了家里的油库。

  在家里的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和哥哥,然后自杀。

  灭门惨案!

  当时的应天府尹是现在的大宋提刑官,宋世卿。

  此事案件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明朗,的确是张琦做下了这等人间惨事。

  此案唯一疑惑点,就是张琦虽然过去顽劣了些,但也就是喜欢玩蛐蛐、遛狗、斗鸡、游手好闲的劣子而已。

  这种人在大宋不要太多,张琦他爹可是应天张家的家主!

  那可是邸店一等油商,就张琦这样,富贵一生完全不是问题。

  是什么让张琦在‘学成归来’的时候,痛下杀手,杀死了自己全家?然后自杀?从一个劣子变成了一个逆子?

  这一点,是当时宋世卿死活想不明白的地方。

  他也亲自到那‘应天书院修身院’里调查了一番,就是一间很普通的私塾而已。

  与大宋所有的私塾,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感到事情非常蹊跷的宋世卿,并没有选择结案,虽然线索断了,但是他这几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追查这件事。

  宋世卿敏锐的嗅觉,真的让他找到了很多线索,但是让宋世卿极为奇怪的是,那些能够提供证据的证人,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宋世卿,这几年来,终于找到了一个曾经就读‘应天书院修身院’的一名女学子。

  她愿意告诉现在贵为大宋常朝官员,提刑司提刑官的宋世卿,关键的线索和证据!

  然后宋世卿将其接到汴京驿站的当晚,这名孙姓女子,自杀在了驿站!

  一家灭门惨案,数名证人消失,孙姓女子自杀,让宋世卿彻底暴怒,大宋提刑司衙役尽出,查抄‘应天书院修身院’!

  无果而终。

  没有查到任何有利于案情的线索。

  陷入了窘境的宋世卿,一纸公文,把这事捅到了赵桓这里,他是在顶不住了。

  地狱空荡荡,恶鬼在人间。

  赵桓就让程褚带着人查了这‘应天书院修身院’。

  大宋提刑司是干的侦破案件的活儿,搜罗证据、推演过程、根据尸体留下的证据,复现案件。

  他们这种侦查性的机构,自然赶不上皇家特务机关。

  主要是大宋提刑司手中的审查的权力和手段,远不如皇城司的察子。

  皇城司专门干的就是刺探情报,偶尔还在敌国搞破坏,赵桓令程褚去查这种案子,杀鸡用牛刀。

  说到底,皇城司的察子是游离在法律之外的一个机构,手中权力是皇权的延伸。

  执行皇帝所有的意志的一只军队,是内帑需要花钱的大头!

  要真的按照国法,站在赵桓面前宇文虚中,早就够砍十次八次了。

  比如宇文虚中,就曾经用五贯钱,买了五个大宋的帝姬公主给金国的勋贵们玩。

  就这一件事,要不是赵桓摁着弹劾宇文虚中的札子,他御史大夫的职位,也挡不住文官群喷。

  别看他是喷子头。

  皇城司的察子,用了不到几天,就把案子查的水落石出。

  这个‘修身院’收费极为高昂,学制三年,一年万贯。每年大约能收五六十名学子。

  他们收学子的目的,就是教学子,修身养性。

  每年过年有十天的休沐年假,除此以外,其他时间都在书院内生活。

  宋世卿的疑惑得到了解答,张琦之所以会杀了自己满门,完全是因为他‘修身’没修好。

  才导致如此。

  宣和七年,金兵南下,人心惶惶不安,“应天书院修身院”被迫停业。

  张琦修身两个月,‘修身’未成正果,才出现了这等人间惨事。

  程褚的札子里就写了修身院,如何‘修身’。

  赵桓曾经让李纲和当时孙博,两个人在汴京弄过一个小黑屋。

  就是一个密不透风的房间,暗无天日,专门用来惩戒偷工减料的人,最高的惩戒记录是四天,还是个蠢货自己送上门试法。

  而这个小黑屋,最后在李纲、沈从、赵桓的联合改进下,做成了黑棺材。

  专门用来审讯。

  李纲当初就被扔到了黑棺材里,待了三天的时间,出来之后,装疯卖傻,没有任何一个人不信李纲是一个疯子。

  就连李纲的夫人都相信了,李纲疯了。

  他不是个疯子,但足以可见黑棺材的威力。

  当然赵构最后关在黑棺材里下葬的,赵桓也不知道他最后到底什么感受。

  而这个“应天书院修身院”打着应天书院的旗号,收取着高昂的费用,在书院内,却藏着这样十二间小黑屋。

  这种小黑屋和赵桓惩戒工赈监偷工减料民夫的不同,只有三尺高,只要是在‘修身院’不听话的学生,都会被关在这个屋子里,教育到听话为止。

  每一次惩罚,最少都是五天起步,吃喝拉撒睡,都在那个三尺高的暗无天日的小房子里执行到底。

  程褚提交到燕京的不仅仅有‘修身院’小黑屋的政策,还有‘戒尺’,百炼钢打造。

  赵桓看着面前的证物,对着宇文虚中,沉重的说道:“宇文相公,这是戒尺?我怎么感觉有点像居养院过年门神,秦琼手里的铁锏啊!”

  “他们管这玩意儿叫尺!”

  “确实有点像铁锏。”宇文虚中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他们管这个叫打省鞭。朕觉得叫流星锤合适。”赵桓拿起了另外一物,也是程褚送到燕京的证物之一。

  由锤身、铁索、把手三部分组成,前面是实心木锤。赵桓觉得自己承受不了一下。

  据说这东西使用,要垫着棉被,否则容易打出伤来。

  动则打骂体罚,只要犯错,就是挂在悬梁上二十个时辰,不给水喝,不给东西吃。

  这就是“应天学院修身院”的‘修身’课的日常。

  修身院的学子,多数都是十二岁到十五岁的孩子。

  “朕真的想说,他们真的都是群孩子啊,就这么修身,能修的好吗?”赵桓怀疑的问道。

  宇文虚中点了点头,说道:“能。”

  “官家莫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他们在书院里,被打的已经失去了一切反抗的勇气,甚至连站出来,诉说这一切的胆量都被打没了。”

  “他们的人生只剩下了,胆怯,懦弱和胆战心惊。他们没有任何看不惯的东西,活的如同绵羊。”

  


北宋振兴攻略 https://new.lnwow.co/Read/603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