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怕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地府巡灵倌第290章 怕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确定,这人一定就是王图斤,那个小女孩肯定是他最小的女儿。

  那边的车门处走出来了陆茉莉。

  看来这对兄妹都在王家混生活,而且,混的很是不赖,算是王图斤的心腹属下了。

  车子的前门开了,王图斤走过去将小女孩抱下来,牵着她的小手,向我这边走来。

  我缓步迎上去。

  王图斤的身后跟着陆家兄妹。

  “这位就是度真人吧?好年轻。这是我的小女儿王离塔,塔塔,见过度真人。”

  看起来也就是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孩,仰头看着我,脸上洋溢微笑:“度哥哥,你好,我是塔塔。”

  我急忙笑着回应了一声,顺口夸赞小女孩懂事,然后,让一行人进入客厅。

  但其实,我若有若无的盯着小女孩,因为,我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很像是妖气。

  “难道,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并不是人,而是一只化为人形的妖?”

  我惊疑不定起来。

  “不对,若说是妖怪,明显和蝎妙妙、熊霹雳不同,王离塔小女孩给人感觉怪怪的,但不能说她就是妖怪。”

  我仔细分辨这股奇怪的气息,推翻了先前的论断。如此一来,就陷入迷糊之中了,搞不懂小女孩到底怪在哪里?

  我们都走进客厅。

  我示意大家伙落座,忽然抬头喊着:“牡丹姐,有客人到了,上茶。”

  “唉,来了。”

  女鬼牡丹戴着精致的面具,端着茶具从楼上走下来。

  她拟为人态,散发生气,虽然幻术水准比不上蝎妙妙和血竹桃,但欺瞒过在座数人的感知应该不成问题。

  至于她在别墅中也戴着面具?这纯属于个人习惯,王图斤虽好奇,但绝不会多问。

  王离塔的眼神一下子就落到逐步接近的牡丹身上,我吃惊的发现,小女孩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甚至瑟瑟发抖,且皮肤上的绒毛竟然倒立了起来。

  “爸爸……!”

  她忽然惊呼一声,然后,站起来躲到王图斤的身后去了,探出小脑袋,用一双惊恐的眼眸死盯着越来越近的牡丹。

  “呃?”

  我们大家伙都愣怔在那里,一股子名为尴尬的气氛倏的弥漫开来。

  牡丹站在桌前,动作僵硬,不晓得因何自己会吓到小孩子?

  她此刻散发的可是生气,隐隐带着和蔼可亲的劲头,虽然戴着面具,但面具也是极为精致的那种,不管从哪方面去看,都没有吓到人的道理。

  “度真人,小女很是怕生,胆小的要命,所以……。”

  王图斤很是不好意思的将小姑娘拉到身前来,抱在膝盖上,小女孩扭过头去,依偎到爸爸的怀中,死活不再看牡丹女鬼了。

  陆茉莉和陆金鹏很是意外的看了看小女孩,又转头看了看牡丹,两人的眼中都是迷茫和不解。

  “王副总,小孩子怕生很正常嘛,没事的。塔塔,我家牡丹姐很和善的,你别看她戴着面具,其实长的可好看了,你不用怕他,她不会伤害你的。”

  我笑应着王图斤,然后,更为温和的去哄小女孩。

  “真的吗?她不会扑上来咬塔塔吗?”

  小女孩转过头来,不信的看看我,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牡丹,问出一句让陆家兄妹和王图斤忍俊不禁却让我心头猛跳的话来。

  在他们三人听来,不过是小女孩怕生到极点的表现,但落到我的耳中,味道可就变了。

  王离塔的这话可以分离出好多意义,首当其冲的是,曾经有类似于牡丹的存在,扑向她,并咬过她,所以,她很是恐惧。

  再有一点,浑身上下一点法力波动都没有的小女孩,她能够看穿牡丹的真身,她晓得牡丹是一头女鬼,不是人!

  问题紧跟着就来了,她如何看出来的?

  牡丹女鬼的道行水准可不低,虽然比不上血竹桃和蝎妙妙等高手,但比之我可要高明不少,在她刻意施展幻术混淆视听的情况下,在场的其他人,如王图斤和阳气超重的陆金鹏都看不出丝毫异样来,如何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瞬间看穿了牡丹的伪装?这太不可思议了。

  听到小女孩问出这话,牡丹就是一个趔趄,马上站好,和我交换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笑起来:“哎呦喂,小姑娘怎么这么怕生?放心,大姐姐稀罕你,绝不会咬你。”

  “你说话算数?”

  王离塔眼神一亮,皮肤更是白的透亮。

  “当然,淑女一言驷马难追。”

  王离塔这才舒缓了紧张情绪,从王图斤怀中爬出来,乖乖的挨着父亲坐着,身体停止了颤栗,恢复的倒是够快。

  我看在眼中,心中又是一动。

  王离塔的行为表明,这不是她第一次和鬼物打交道,以往,她曾经和鬼物打过交道,次数应该不会少了,因而她晓得,鬼物们只要给了承诺,基本上就会遵守,那么,就不会有危险了。

  鬼物的话语往往比活人值得信任,因为,它们不能随意给出承诺,一旦违背自家的诺言,将会受到天道规则的惩罚。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

  “这个小女孩,很有意思啊!”

  牡丹笑出声的摇摇头,给大家伙斟茶。

  王图斤他们连连道谢,王离塔也轻声谢了牡丹大姐姐,牡丹这才缓步离去,离开前递给我一道眼神。

  我明了的点点头,重点观察对象已经转到了王离塔小盆友的身上。

  小女孩引发了我无尽的好奇心,因为,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特别的小女孩。

  这算是个小插曲。

  大家用了茶水,王图斤是个识货的,只用了几口就笑着说:“这是用魏都井水煮的茶吧?”

  我微笑点头,他忽然一叹,眼神一黯说:“数月前参加了秦家后辈的婚礼,那时候秦筷大哥的夫人还都好好的,不想,这才多久,红姐竟然香消玉殒了……?”

  说着这话,不胜唏嘘。

  看来,他和秦筷夫妻的交情不浅,至今还在为沈红的突然离世而伤感呢。

  “是啊,我也刚听说不久,那场婚礼我也参加了,只不过,那天和王副总没有交集。”

  我的语声也变的沉重起来。

  “瞧我,竟然说到秦家去了?我们王家这几天焦头烂额的,我还有心情琢磨秦家的事?果然,当年父亲没让我做家主是对的。”

  王图斤自黑了一句。

  我不知如何接话了,感觉这人倒是感性。

  确实,家主职位应该由理性的人掌控才对,但我更喜欢和感性的人打交道。

  “度真人,事儿要从我老母亲六十六大寿那天说起……。”

  王图斤也意识到自己说跑题了,急忙的将话头给拉了回来。

  我竖起了耳朵。

  王家,论影响力当然赶不及姜家和秦家,不过,王家人丁兴旺的程度是另两家拍马难及的。

  王图斤的老母亲一生竟然生了六个子女,三男三女。

  这个生育数量,真的不算少了。

  王图斤排在老三的位置上,下面还有三个比他小的呢。

  若只是他老的母亲能生,还真就不叫人丁兴旺,关键是,王图斤他老爹的兄弟们也能生,每一家都有五六个子女,他们的后代也多,这就造成了王家子孙兴旺的场面。

  数日前,正是老太太六十六岁寿辰,王家包了市中心紫淮大酒店的场,在那一天晚上广邀宾客,为老太太庆生。

  王图斤的老爹今年都六十九岁了,自然跟着出席,老爷子的精神头还不错。

  当天晚上,王家子孙齐聚大酒店,献上各自的贺寿礼物,跪拜老寿星,倒是颇为热闹。

  但随后就出了大乱子。

  地府巡灵倌



地府巡灵倌 https://new.lnwow.co/Read/6102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