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786章 放弃抵抗 回到首页

第786章 放弃抵抗
人间苦第786章 放弃抵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持国天王的最后一个命令,竟然是放弃抵抗,这让蔡根很意外,不是应该死战到底吗?

咋受点小挫折,就失去希望了呢?

这四大天王虎头蛇尾的攻击,很快就结束了,天王像破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留下天王三兄弟,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划水了吧?

这么脆弱吗?

人家一根雪茄都没抽完,你们就废了?

蔡根实在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太残酷了,太意外了。

你说你们就这点能耐,整什么法阵啊?

这哪里是作妖啊,这是作死啊?

诸天会都是这样的人,咋就还没死绝呢?

难道是对手都太弱,所以诸天会才能延续至今?

遇上奎牛,情有可原,那是上古成名的老前辈,说得过去。

遇上春蹄,事发突然,那是远古灭绝的大凶兽,可以理解。

但是,遇上曾铁军,这个生在新时代,长在新世界的矿工,来个放弃抵抗?

这脸皮得有多厚啊?

蔡根都替他们臊得慌,太没尊严了。

“不是,小天,这个四大天王,以前也这么不要脸吗?

一点斗志都没有,在上面是怎么生存的?”

这个问题啸天猫最有发言权了,因为他以前老是熊他们哥四个,应该最了解。

啸天猫一开始也很意外,就说心眼多,持国天王也不至于这么废物啊。

再说这一上来就放弃抵抗,确实有失水准,都替天庭丢脸。

但是,仔细研究了一下那曾铁军吐出来的烟圈,以及那无数个人影,终于发现了问题。

“主人,不是他们太水,是这曾铁军的攻击太古怪了。

那不单纯是什么魔法或者法术,还有属性攻击。

一股令人沮丧到绝望的气息,摧毁了持国小队长的意志,所以才如此没有斗志。”

啊?

还有这样的事情?

蔡根觉得有点耳熟呢?

绝望的气息?

那就是负面情绪呗?

“三舅,我也感觉到了,曾经我也受到过这样的攻击。

上次在奈曼桥,那个被分尸的扑街,也对我和小水进行过类似的攻击。

我这么坚强的意志力,都瞬间被腐蚀了,生不起一点反抗之心。”

贞水茵被小孙一提醒,也好像恍然大悟。

“蔡哥,我也想起来了。

当初在地池,也有那负面情绪的雾气,在门口就把我和小孙困住了。

那是生不起一点活下去的念头,想的全是这些年的苦楚,不断的自怨自怜,最后放弃自己。”

这两个人形容过后,蔡根的印象更深刻了,瞬间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况。

那是两个极其舒坦的经历,不是身体上的愉悦,是精神上的满足。

这再次遇到,咋就给忘了呢?

人家都是记吃不记打,自己竟然是记打不记吃,真是便宜。

稍微衡量一下,小孙和小水都有在这种攻击下吃瘪的经历,今天估计也不能好使。

万一中招再双双自杀,那算是殉情,还是轻生啊?好说不好听。

对于啸天猫和石火珠的意志力,还有对生活的乐观态度,蔡根心里也是没有底。

总的来说,除了纳启不怕,别人肯定都不灵。

但是自己能带着纳启过去吗?

这货临时起意,不一定做什么事,蔡根觉得自己心脏不够强大,害怕接受不了。

算了,还是自己去吧,毕竟有一面之缘,要是能劝走,那就完美了。

蔡根点上一颗烟,稳定了一下情绪,走向了曾铁军。

小孙她们想跟着,被蔡根挥手制止了。

“我认识他,能说上话。

你们...

哎...远点看着吧。”

蔡根说得也不算假话,也是为了让他们放心,但是最后那声哎,确实有感而发。

关键时刻啊,还是练自己一个人儿。

小孙他们也是听出来了,都在蔡根的那声哎中,感觉到了他的无奈。

尴尬的互相看了看,觉得此事瞅别人也没用,都是一个损色,同样不顶用。

没办法,自己上去也是给蔡根添乱,虽然不知道蔡根到底是否有依仗。

但是这一次次的冒险走下来,还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大不了吹哨子喊人呗,这个技能蔡根贼溜。

同时,蹲了下来,心里默默的给蔡根加油,不让他分心就是最好的祝福。

距离曾铁军,还有十多米,蔡根就站下了。

不是说十多米就是安全距离,按照这群异类的速度,就是五十米八十米,人家会缩地成寸什么,距离没有安全一说。

之所以距离这么远,蔡根觉得太亲密了不好,毕竟不太熟,有套近乎的嫌疑。

距离产生美嘛,这曾铁军是现代人,一定明白。

保持距离,就是人与人交往,最大的尊重。

“我见过你,临死的时候。”

这个开端很好,尤其是被曾铁军提起这个茬,蔡根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恩,我叫蔡根,你是叫曾铁军吧?”

曾铁军已经准备开始抽第二根雪茄了,可能这个味道比较喜欢。

面对蔡根很放松,一边对火,一边说。

“对,我是叫曾铁军,咱俩在一起待了九个小时呢,也没互相认识一下。

对了,那个黑棉袄的老头呢?就是手里还拿着豆包那个。”

卖豆包的老头?

他竟然也见过那个作妖的死老头子?

蔡根有点惊慌了,难道他和老头是一伙的?

不对啊,那老头不是和谢不安一伙的吗?

“你认识那个老头?”

“不认识啊,他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

跟我一起泡了九个小时。

你俩也挺有闲心,人家都是看戏,你们是下场演戏。

怎么样,那个被水活煮的感觉不好受吧?”

曾铁军说得很轻松,好像被煮的不是他一样,又好像他经历过那一番的磨难,内心已经足够强大,可以毫无负担的去面对。

不只是心里轻松,竟然还给蔡根扔过来一根雪茄,忽忽悠悠,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托着,飘到了蔡根身前。

蔡根赶紧接过雪茄,心里却想着他刚才的问题,好受不?

本来蔡根都把那个感觉给忘了,这经过曾铁军一提醒,记忆重现了。

每一份感觉,那九个小时的煎熬,好像重新回到了蔡根身上,真的不好受。

人间苦 https://new.lnwow.co/Read/6896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