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重生归来真千金27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第27章 重生归来真千金27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等到太后从太子那里知道了赵昱晖的心思,出了内间就看着那位赵家的芝兰玉树,果然是红着耳根,心思昭然若揭。

  刻意逗弄,那孩子就羞得更厉害了,哪儿有当时在琼林宴上的意气风发,洒脱自如?

  年龄大的人,看到少年这般有鲜活气儿就觉得舒心,太后想着赵昱晖早早和太子说了他的心思,甚至章氏也晓得,就是不想从中有什么差池。

  一个有情一个有意,于是太后就成了这一好事。

  等到出宫的时候,赵昱晖的脚还是轻飘飘的,整个人如坠云间。

  还未等去林家提亲,就得了太后的懿旨。

  赵昱晖的眼睛亮的出奇。

  在马车上鼓足了勇气,捏了宁蓁蓁的手,还没说话,脸上就红了。

  要是不说些什么,屏退了丫鬟和侍从,与她独坐在马车里就少了点滋味。

  “我回来了。”赵昱晖垂下眼不敢看她的面颊,只看着他的手中她白皙的手,脸上发烧,“你在京都,好不好?”

  他生怕她扯开他的手,就起了话题。

  宁蓁蓁看了一眼自己赵昱晖,便说着自己在京都里做得事,医治好了齐大壮,打算过些日子就给林凌看诊,林凌最近读书很认真,还积累了一堆问题。

  她的手就由着他攥着,他一点点把玩,脸上的那种热消退,心中反而是一种说不出的瘙痒与暖意,当即说道,“等会我就去看看林凌有什么问题。”

  他是林凌的姐夫,自当是用心教他。

  宁蓁蓁抿唇一笑,也低声问他在灵山的状况。

  两人原本就坐在一边,说话的声音不大,两人距离贴的很近,等到马车停驻的时候,马车晃动,让他的唇擦过她的侧脸。

  因为这个动作,赵昱晖猛地僵住。

  宁蓁蓁眨眨眼,还愣着,反而是赵昱晖通红了脸。

  看到她笑了,下马车的时候,更是险些跌倒。

  一直到回到了家里,赵昱晖还摸着唇,想到了刚刚碰触的柔软,晚上又做了一个绮丽的梦。

  上一次,赵昱晖因为那梦有些愧疚,压住所有的心思,甚至还用凉水淋面。

  这一次,则是清醒之后还在回味,那温香软玉在怀的时候可以再久一些。

  京都里近来有两桩大事。

  一桩事是三皇子被训斥不仁不义,被发配去西山守皇陵;另一件事是,林家女林韵嘉献方得防治天花,得赏银千两,赐田百亩,更有太后还有皇后赏赐的珊瑚、如意等物,最关键的是,赐了婚还不说,批语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头一件事三皇子的事,离百姓太远,又不敢过于热衷说皇家的事,第二件事就可以说是让人震撼了。

  这天花也是能治的吗?

  甚至这方子很是简单,只要是生了牛痘的牛的胞液,刺破到人的身上,生过了牛痘之后,就不会生天花了。

  牛得的病,怎么能让人得,太荒谬了?!

  只是这舌战还没有开始,就有另一个消息,太子也接种了牛痘,本来三皇子要害太子,要不是种了牛痘,这就成功了。

  于是,非议牛痘的声音就小了起来,更多的是议论,这假千金也忒有本事,顺带连谢云儿的死亡也连起来了,可惜扬名晚了一步,正好是太子入城的那天,谢云儿去世。

  因为宁蓁蓁,西城的杏春堂成了京都里最热的药堂,于是有更多的消息出来,宁蓁蓁还医治好了一个瘫子,让他重新站起来!

  瘫子啊,堪比昔日里的神医再世了!

  接着又让满城沸腾的是,她还用了金针拨霰,让青平侯府的老夫人,重见光明。

  一时间,宁蓁蓁被冠之以神医之名。

  林家女除了神医之名让人称道,另外就是她的婚事了。

  这也是让吴尚书尴尬的事。

  因为谢平的话,他刚准备让人去林家提亲,后脚就有太后赐婚。

  差一点,谢平就让他犯下大错。

  吴尚书因为谢平这事恼怒得很,但还是忍住了,还给谢平了一场小机缘,让他往上走了一步。

  毕竟谢家曾养了一段时间宁蓁蓁,无法让儿子娶这位,便想要结个善缘。宁蓁蓁能够让瘫子重新站起来,让瞎子重见光明,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医治他的儿子?

  谢平因为吴尚书给他的好处,投桃报李,把妻子的嫁妆分了两个庄子一个铺子给了吴家。

  宁蓁蓁的行程实在排得太满,吴尚书的幼子又不是急症,排在半个月之后,只是……吴尚书还没有请到宁蓁蓁上门,吴家就树倒猢狲散。

  吴尚书的大哥是三皇子的钱袋子,这事连吴尚书都不知道,因为三皇子倒了,他的人被人清算,连累到了吴尚书。

  吴尚书手里说不上多干净,就被撸了官。甚至连小小升迁的谢平也受到了连累。

  谁让正好谢平有了升迁,还给了吴尚书送礼。

  谢平的事如同一粒小石子投入到了汪洋之中,浪花都没有掀起,就被飞快地解决掉,等到宁蓁蓁把林凌的腿治好,才恍然发现,谢家的宅院已经换了人。

  “咦?”宁蓁蓁路过那谢家的宅院,发现大门紧闭,门口的石狮都换了模样。

  “谢家的宅院已经卖了。”赵昱晖现在在户部,跟着太子赈灾之后,他便从翰林院换到了户部任职。

  因为三皇子的事,不少人都被撸了职位,甚至京都里的宅院也要卖出去,京都里的官邸宅院凡是要换人,户部那边都有册子,赵昱晖也是因此知道的。

  宁蓁蓁转过头看着赵昱晖,“是谁家买的?”

  赵昱晖说了这一户的名字,宁蓁蓁不知道。

  “谢平是因为兵部吴尚书,现在已经外放。”赵昱晖说着,“吴尚书有位兄长,在外行商,那些银子大半都入了三皇子的手中。”

  宁蓁蓁这才知道,谢平是因为这件事连累的。

  赵昱晖并不让她吹风太久,放下了帘幕。

  等到无人可以看到车里,他就握住她的手,两人贴得更近一些。

  两人是未婚夫妻,宁蓁蓁在给外给人看诊的时候,他都会陪着,这是林家默许了的。

  主要是因为宁蓁蓁的名声太盛,被推上了风尖浪口,赵昱晖主动要求陪着,好替宁蓁蓁挡住那些风言风语。

  有赵昱晖在,众人便不会去问宁蓁蓁,反而是问赵昱晖在意不在意,他便说这是医术仁心,有人说与礼不和,他便说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日子久了之后,赵昱晖在休沐日陪着宁蓁蓁去给人看诊就成了京都里常见的一景。

  也让京都的人知道这位新任的户部郎中品性高洁,还十分维护自己的未婚妻,这让不少闺秀对那林家女羡慕不已。

  他本就生得俊秀,当年状元游街时候,让不少闺秀都动心,现在添了这样一桩事,更是让人扼腕不已,好不容易前未婚妻没了,可惜下手晚了,被林家医女捡了便宜。

  说起了宅院,赵昱晖又同宁蓁蓁说起,他也准备再买一栋宅院。

  虽然没有直说,但是两人都知道,这宅院比邻如今的赵府,是给他成亲用的。

  “你可要和我一起去看看?”赵昱晖说道,“你喜欢什么布置,好告诉我。”

  或许是宁蓁蓁的落落大方,让赵昱晖不再像是当初那样,握住了未婚妻的小手都面红心跳。

  只是说起了未来的宅院,还是心里头泛着一股甜,就连目光都温柔了起来,伸手捋了捋宁蓁蓁的头发。

  “好。”宁蓁蓁说道,“快要过年了,正好也都比较有空。”

  很多人快要过年了,就暂且不治病,要等到明年再看诊。

  两人的马车直接到了赵府。

  赵姝过来牵着宁蓁蓁的手,一开始知道了太后指婚,她第一个念头是高兴,高兴好友做了自己的嫂子,接下来就是忧虑,这是不是乱点鸳鸯谱,等到母亲说破了之后,她喜得跟什么似的。

  难怪娘亲不认宁蓁蓁作为干女儿,感情这是要做他们赵家的长媳。

  赵昱晖休沐日陪着宁蓁蓁去行医,两人时常见面,林家和赵家两家就走动颇为频繁,有时候赵昱晖留在林家吃饭,今日里是轮着宁蓁蓁到赵家吃饭。

  准备是铜锅子,在白花花的雾气里,吃着片好的羊羔肉,新鲜的百叶,切好的鸭血,章氏的笑容就没有停过。

  等到儿子送宁蓁蓁回去,还是面上带着笑,赵姝也是如此,“爹爹要是在就好了。冬日里吃铜锅,暖和又畅快。”

  章氏也是觉得有些遗憾,不过也没什么打紧,等到那孩子入了他们谢家的门,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https://new.lnwow.co/Read/7078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