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战穿越女(3)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快穿之重获新生对战穿越女(3)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天一大早,曦月来到了白丞相的房间给他请安。

  当曦月到的时候,她的三个哥哥都已经等在哪里了。

  白浩轩看着自己的妹妹,笑着对曦月道,“小月儿,几天不见,你又变的漂亮了。”

  曦月这几天在家中修养,气色比之前确实好了不少。

  曦月笑着对自己的父亲和哥哥道:“爹爹,今天我想要出去寺庙逛一逛,你看……”

  白丞相将曦月搂在自己的怀里,“你这个小滑头,前几天不是刚刚出去玩过吗,今天怎么又想要出去了。”

  曦月只是笑着,“爹爹,我都已经在家里呆了那么长的时间了,你忍心让女儿就这样一直闷在家里吗?而且今天我是想要去寺庙为爹爹和哥哥祈福的啊。想要祈祷爹爹和哥哥一辈子平安啊。”

  今天这个寺庙它是一定要去的,因为今天就是薛白茹在那大放光彩的时候,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放光彩,只不过是用了一些小花招,引得蝴蝶在她的身边起舞,只是就这样的一个小花招吸引了无数贵族公子的目光。

  薛白茹总是和那些贵族公子,还有皇亲国戚谈心,只是空中还是说着,我根本就没有想要勾引他,我就只是和他们聊聊天,交个朋友而已。他喜欢上了我,也和我无关,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他们发生一些什么。

  她认为他不应该被古代那些女子三从四德的思想所束缚,而要追求自己的自由,只是他所谓的追求解放,只是与众多的贵族男子“交朋友”。事后再说一句,我和他仅仅只是朋友,只是聊聊天。

  而且她一直希望自己是众人目光的焦点,不允许任何人夺走别人对他的关注。

  既然如此,自已一定要夺取她最想要的东西。

  白丞相对于自家女儿的撒娇完全无法抵抗,曦月最终还是被同一出门,不过要和他的哥哥一起,新月和他的三位哥哥就这样坐在了马车向相国寺前去。

  曦月来到了山脚下,和自家的两位哥哥一起迈上前往相国寺的道路。

  此刻正是春日,杏花满头,整个相国寺都浸染在一片粉白之中,香火旺盛。

  曦月边走边看着路边的风景。

  这样自然的美景,曦月在现实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只是曦月想到今天要干的事之后,她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冷意。

  尽管不爱那些男人,喜欢众星拱月的薛白茹,却把对她一片真心的那些男人,为了一己之私,将别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

  结果,原主因为遭到穿越女无端陷害,蒙受奇冤,死状极惨……

  虽然说这里也有三皇子的不作为,但是这个女人也难逃其责。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三皇子还可能不会如此伤害原主。

  曦月来到了山上,走到了路边,弯下腰,摘取着路边的小花。

  白三哥看着曦月的动作,啧啧出声,“小月儿,你还真是小女孩呀,还喜欢这些花呀草呀的。”

  曦月偏过头,不去搭理自己这个不靠谱的三哥。

  忽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呼唤,“曦儿。”

  这声呼唤仿佛跨越了时空,再一次传入曦月的脑海里。

  曦月抬起头来,只见的那个人正缓缓地向自己走来,一身黑衣,显得他更加冷傲,英挺的五官仍旧没有多大的变化。

  曦月就这样静静的凝视着他,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仿佛这一片土地上就只有他们两人。

  白晟睿见到南宫曻宬的动作,拦在了曦月的面前,挡住了南宫曻宬看向曦月的视线。

  白晟睿对着南宫曻宬一俯身,“参见五王爷。”

  南宫曻宬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继续向曦月的面前走去。

  这个时候白二哥和白三哥也发现不对了,都拦在了曦月的面前,对着南宫曻宬一拱手,“不知道五王爷来此所为何事。小妹正在此处歇息,恐怕不方便与王爷相见。”

  南宫曻宬的眉头蹙了起来,她是自己未来的王妃,自己怎么就不能见了。

  曦月站了起来,对着南宫曻宬微微一俯身,“参见五王爷,不知王爷来此处,所为何事。”

  南宫曻宬眉头蹙得更紧,那天晚上不是都说好了吗,她要做自己为来的王妃的,今天他就是听说他要来此赏花,才会匆匆忙忙的过来的。要不然他上来不信神佛,为何还会来寺庙这种地方。

  只是南宫曻宬向来嘴笨,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曦月被南宫曻宬的动作弄得好笑,“如若五王爷没有事情可做的话,不如跟着我和哥哥一起去赏花,如何?”

  白氏兄弟刚刚就想要制止曦月的行为,只可惜刚刚没有制止,现在曦月的话也没有机会制止。

  只是曦月话已经说出口,他们只能寄希望于五王爷向来高冷不近女色,不会答应曦月的请求,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五王爷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以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想法,直接走到了曦月的身边,眼睛直直地望着她,“走吧。”

  曦月微微一笑,笑容如夏花般灿烂。

  南宫曻宬被她的笑容弄得一晃眼,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曦月。让跟在后面的白氏兄弟恨得牙根紧咬。自家的小妹还没有这么对自己笑过呢,她们那美丽漂亮的小妹啊怎么会被这么一头狼给盯上了?而且这头狼的名声在京城中还极差,况且自己的小妹不是还与三皇子有口头的婚约吗?难道他这个做叔叔的想要抢走自己的侄媳妇,这都算是什么事呀?

  虽然说他们对于那个三皇子也并无好感,但是一想到自家的小妹可能会嫁给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人,他们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曦月跟着南宫曻宬走了一段路,两人之间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氛围却让人觉得格外和谐,没有过分的亲密,也没有浓稠的暧昧气氛,只是让人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好像相处了很久的老夫老妻一样……白晟睿立刻将这个想法抛到脑海外十万八千里。

  呸呸呸,什么老夫老妻,她家的小妹还是一个云英未嫁的黄花大闺女,还是京城中有名的才女呢,她怎么能嫁给这样一个残暴的将军。

  曦月没有和南宫曻宬说话,只顾驱赶在她眼前飞舞的一只小蝴蝶。

  淘气的小蝴蝶,怎样也赶不走。

  不想粗暴地拍死那只蝴蝶,她只好摊开自己的小手掌,“小蝴蝶,听话,来,跟着我走。”

  南宫曻宬正要笑话她孩子气,却看见那只小蝴蝶,真的蹁跹着,飞进她的小手掌里去了。只是和那只蝴蝶相比,她的手掌心明显更加吸引他。

  曦月小心翼翼地放走了这只蝴蝶。

  蝴蝶在曦月的身边飞舞了一圈,往远处飞走了。

  “这蝶儿,为何独不惧你?”他好奇,清凌凌的眸光里有惊艳。不知道这个小女孩,自己未来的王妃,还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曦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她觉得这个男人,对风雅别致的举止与做派应该是毫无感觉的啊。

  白浩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立刻上前,用自己的脑袋将两人分开,也对着曦月好奇的道,“是啊,小月儿,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呀?”他虽然也好奇,但是更重要的是想要将他们两人分开。

  这个王爷难道就没有发现它离自家的小妹太近了吗?完全超出了男女之间的安全距离啊。刚刚他们在身后就已经忍不住了,现在得到了自家哥哥的允许,就立刻上来了。

  曦月还是忍住了想要骗他们自己是仙女的念头。

  她很实在地回答:“因为我手上,沾有花粉啊!”

  “这么简单?”白浩轩和南宫曻宬意外。

  “对啊,”曦月坦坦荡荡的,“刚刚我在欣赏摘取那些花的时候,想必指尖沾到了不少的花粉,蝴蝶是被花粉吸引的。”

  这个小东西倒是坦荡,南宫曻宬嘴角含笑,“那你可得仔细点,一会别再招来了蜜蜂,被蜇了就不好办了。”

  曦月:“……!”

  原来,这五王爷,是个蔫坏的主儿?!不过他和自己的想法还真是相似啊,果然,他们是上一世的夫妻。

  曦月继续跟着南宫曻宬往前走,和南宫曻宬聊着天,因此就没有注意到南宫曻宬对着身后使了一个眼色,让跟着他的暗卫拦住了想要跟上来的白氏三兄弟。

  他们两人正慢慢的走着,远远地看见一个身着粉色罗裙的少女一路欢笑从一道圆形拱门处走出来,声音清脆动听,如银铃般悦耳,身后跟着几个婢女,一张小脸上就数那笑容最是纯真可爱。只看这张脸,会以为这只是个年纪尚有的小妹妹,一根筋,天真单纯,谁能想到骨子里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曦月像是没看见薛白茹一样从她面前走过。

  薛白茹笑着笑着看见面前走过去一行人,中间那个生着倾城色的美人真真是心窍比干多一窍,病若西子胜三分,便连那嘴角弧度都完美的恰到好处,既不让人生厌,又令人不由自主地怜惜。只是那个女人,还真的是让人讨厌呢。

  那个女人站着三皇子妃的身份,让三皇子都不能明目张胆的与自己接近。虽然说自己也不是一定非三皇子不可,但是如今皇帝就只有两个儿子,自己虽然蓝颜知己不少,但是最终能助自己登上了那个位置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人。

  而皇帝的小儿子年纪尚小,且听说向来体弱,根本不可能成为自己的目标,因此自己就一直接近三皇子,只是这个女人一直挡在自己的面前,要是自己真的嫁给三皇子,也只能是一个侧妃,就算是自己的到了三皇子的心,但是自己没有那么良好的身世。

  以后三皇子登基,自己也仅仅只能为妃,居于白曦月之下,她可不希望如此,她要坐上那个最尊贵的位置,只是上一次设计,似乎没有成功,没有成功害死她。

  没想到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自己的仇人又主动送上门来了,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要是三皇子知道的话,虽然不一定会与她退婚,但一定会和她更加离心到时候自己在三皇子心中的地位一定会加重几分,正好,今天自己约了三皇子过来。

  薛白茹赶紧跟了上去,好在寺庙里人多,倒也没显得出她别有用心。对于熟读各类言情小说又看遍无数电视剧的薛白茹来说,她认为自己的穿越就是上天注定的宿命,如果只是来过过贵女生活随便嫁个人了此一生的话,那么她穿越而来的意义何在?当然要跟皇帝来一场生离死别的爱情才算圆满!

  最好这位皇帝还能为了自己废弃后宫,不爱江山爱美人,才是穿越女的特色啊!而且,自己要是能够勾住曦月的男人的心的话,会不会让曦月更加伤心呢。她对与自己的样貌可是十分有自信的,虽然曦月的样貌比她好,但是她的智慧可是无人能及的。薛白茹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还是十分看不起古人的,认为古人的智慧远远比不上她。

  但是她也不想一想,中国上下五千年,我们现在学到的知识,哪一件不是由古人的智慧集结而成

  薛白茹见到曦月身边的男人时,掩饰住内心狂喜,自己一定要让三皇子见到曦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薛白茹目不斜视地朝前走,边走边露出她招牌的天使无邪笑容:“你们看这花开得可真漂亮!呀,前面那株杏花开得可真好!”说着提起裙摆,像是没看见一般往前跑去,可巧了,经过南宫曻宬身边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眼看就要倒进南宫曻宬怀里了,南宫曻宬冷淡地看了一眼,大步往前一迈,迎向了还有几步远的曦月,跟在南宫曻宬身边的内侍看着这姑娘矫揉造作的模样,心里暗笑,这招式未免太老套,五王爷刚弱冠的时候就已经有宫女这样投怀送抱了。薛白茹没刹住车,整个人往前扑,本来她是可以不用摔倒的,但是她觉得做戏就要做像一点,他只觉得那个男人身上的气势不一般,肯定不会那么好糊弄,她要是撒谎装样子,难保不会看出来。于是心一横,真摔。

  曦月心想,这要是在现代,纯属碰瓷啊。

  然而南宫曻宬并没有接她,甚至在她将倒未倒时还加快了步伐,薛白茹想要收势已经来不及了,摔了个狗吃屎,场面极其难看,姿势极其不雅。

  “你的身体没事吧?”声音温柔低沉。

快穿之重获新生 https://new.lnwow.co/Read/7720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